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飘零久(8)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傻白甜恋爱大学Pa。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第八章

 

室友问安迷修:“你寒假就实践啊。”

没办法,等不了了。那可是一整个寒假啊,一整个寒假都见不到雷狮,谁知道这家伙会换几次女朋友?安迷修抱着手机在出租车上雀跃了一路,回宿舍就开始生拉硬扯,居然真的当晚就凑齐了一支实践小队。第二天早上他赶紧把名单发给雷狮,为的是堵住雷狮醒来翻脸不认账的可能,没想到到了中午,雷狮只简简单单回了一个“哦”字,领导盖章批准一样。

那么又该去哪里呢?高中看过那么多本国家地理,回忆起来,想去看的世界那么大,每一个地方都想和雷狮一起去经历。安迷修搜索“表白圣地”,点下查询后觉得自己居心叵测,图谋不轨,和社会实践的初衷背离太多,又赶紧关了网址。小小一个决定居然成了了不起的心事,再去上数学课的时候安迷修也想着这事,而雷狮就坐在他身边,低着头戴着耳机,专心致志玩手机。

是的,他们终于有借口总是坐在一起了,虽然还只是朋友的名义。安迷修想了想,把自己的草稿纸递过去,上面写着“南”和“北”让雷狮选。他没备注问题,雷狮却立刻看懂,抓起笔两个都不选,单独在空白处写了一个地名。

“Z省”。好,那就Z省。

安迷修整个期末都充满盼头。

考试周他就再没见过雷狮了,图书馆也是,周围的咖啡厅也是,偶遇一双紫色眼睛这种浪漫事再也没出现过。安迷修泡了咖啡抱着专业书生啃,背公式的间隙对着阳光发呆,忽然心血来潮把别便利贴用的回形针掰开一些,两枚叠在一起拼成了爱心的形状。他觉得有意思,拍下照难得发朋友圈,配字是“票圈美丽的小姐们,期末请加油!”根本不敢艾特雷狮。一如既往有很多人来笑他恶心帅,到了晚上安迷修翻遍回复,雷狮正如他只出现在别人票圈里的神秘属性一样,压根没来点过赞。

依然是好像活在另一条线上,另一个世界里的雷狮。

安迷修当然是没有怨念的。他第一次爱人,每天都怀着憧憬和小心,怎么还会有怨念。考完试他回家,忍不住发消息和雷狮说:“我回去了哦,到时候Z省见!”坐火车坐到手机都快没电,雷狮才回复说:“知道了。”冷淡无情。

他们定下的实践城市在南方,吴侬软语小桥流水,冬天正湿冷的地方。安迷修本来就是隔壁省的,知道冬天的厉害,但雷狮却不懂。他们终于在酒店大堂再见面的时候,安迷修正裹在厚围巾厚外套,还没来得及接过雷狮手里的行李箱,一米八六的男孩子先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

“怎么这么冷?”雷狮吸吸鼻子,怀疑地看看周围。

“这可是你自己选的。欢迎来到南方啊。”安迷修笑着看着他,满心欢喜。

等了半个多月了,过年的时候还在做行程规划,为的就是这一个星期。小队里四个女生两个男生,正好女生两间房,安迷修和雷狮一间房。这不是故意的,安迷修订房间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一点,当时又是一阵尴尬。他小心地说:“这次你和我一间哦。”雷狮把手从口袋里掏出来,搓了搓,莫名其妙地横了他一眼,说:“不然呢?”

安迷修突然觉得有点挫败。

进房间打开行李箱放东西,雷狮带的东西少得可怜,手套围巾一类统统没有。安迷修站在旁边看他愁眉苦脸都躲着自己,一边偷笑一边故意拿冻疮之类的恶病恐吓他一番,然后才变魔术似的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拿出一副崭新的手套围巾,放在他床边。

安迷修很得意:“还好我早有准备。” 

“是啊,你真聪明。”雷狮撇撇嘴,棒读着,又吸吸鼻子。

这就算集合完毕了。雷狮试完手套往干净的床单上一坐,住在隔壁的姑娘们正好敲门说一起去吃饭。他们第一顿吃的是这一带的特色菜,糖醋鱼,糖醋排骨,基本都是甜的。雷狮不太喜欢甜口,吃的不多,安迷修没让他点酒,看他兴致缺缺的样子,借口买饮料拐去隔壁店又点了一把串带过来。

如愿以偿被发了好人卡,不只一张。

没事,已经很习惯了。

他们去的是小店,周围都是吴语,谈家常,很吵,说的话却只有安迷修一个人能听得懂。有一个阿婆夸这一桌两个小后生长得端正,安迷修装作没听见,嘴巴却忍不住勾起一点,心想,就雷狮这家伙,无论长相还是性格都邪气得很,和端正这个词有半毛钱关系?

雷狮就在这时候回过头来,和安迷修对视了一眼。他手里拿着安迷修买的吃食,身后放着安迷修的围巾,桌边是安迷修的手套,好像已经被陌生的语言和环境包裹起来,唯独依靠着安迷修一个人。安迷修看他透过这场乱糟糟将目光投向自己,突然很想就这么丢下一桌同伴,拉着雷狮单独出去散步,走遍铺满青砖的小巷和挂着灯笼的街道,分享语言,分享南方的潮湿,分享一对耳机,再分享同一个刚出锅的糖麻球。

这已经完全是奢望了。

但安迷修还看着,不舍得挪眼。他看得太明目张胆,一个姑娘因此打住了闲聊,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打趣道:“安迷修,你盯着雷狮干嘛?暗恋他啊。”

安迷修有一秒真的以为自己的心事被昭告天下,差点问出一句“你怎么知道?”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下去。那边雷狮刚擦完嘴巴,听见这句,不嫌事大似的撑着头歪靠住,接过话问:“对啊,安迷修,看我干嘛。你是不是暗恋我?”

……是啊。

妈的,是啊!

但安迷修不敢说也不会说,他像个小丑似的沉默赔笑,等着这个玩笑被本就不在意的大家跨过,凑过来轻声问雷狮:“吃完了?”

雷狮点点头,还是一副看他好戏的样子。

“那就穿好外套。还有围巾和手套。”他把自己的手塞进口袋里,转头对四个姑娘说:“我们走吧,回去了。外面太冷了。”

虽然有笑意,但语气如此冷淡,雷狮终于反应过来不对,坐在位置上愣了愣。

安迷修没理他,跑去先给女孩子们开门。

回去的路上他们走在最后,安迷修始终没再主动开口。安静过头了,雷狮几次皱着眉看过来,总算忍不住问道:“安迷修,你今天不高兴吗?”

……当然有不高兴,喜欢的心情被拿来玩弄,虽然不是故意,却很能伤害暗恋者小心翼翼的柔软了。安迷修侧头看着这个罪魁祸首,突然觉得委屈,但舍不得对雷狮生气。

“还冷吗?”他反问。

有风迎面而来,雷狮往围巾里缩了缩,摇了摇头。

“那就好。”安迷修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子,“我没有不高兴。”

“……哦。”雷狮踢开路上的一颗石子。安迷修难得这样,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胡乱又扯了个话题:“我弟弟,你见过的,他已经出国了。”

“……是么。”

“前段时间忙着帮他办手续。”

“嗯。”

“我知道这和你没关系,但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一声。”雷狮低着头用鞋底蹭过石子路。

“……雷狮,”安迷修停下来,笑着看他,“我没有不高兴。”

雷狮盯着他那张一如既往灿烂的脸,别过头。

“……哦。”他继续潇洒地向前走,“你没不高兴就好。”

被留在原地的安迷修无奈地追上去。

回酒店已经挺晚了,大家都是一身寒气。安迷修让雷狮先洗澡,趁他洗澡下楼买了可乐放在床头,方便缓解路上那种微妙的尴尬。雷狮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头发全是湿的,裹着浴袍,水痕从脸侧滑下来,带着懒洋洋的居家感。安迷修把可乐递给他,原本策划好的类似“喏,快谢谢爸爸我”这种翻篇用的潇洒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必须要猛灌一口碳酸饮料才能挤下去。

“谢了。”

不介意的反而是雷狮,擦了擦头发,披着毛巾接过可乐,把湿漉漉的自己摔在床上。

“那我洗澡。”安迷修赶紧溜。

可见人是不可以心怀杂念的,浴室里还有雷狮的头发,两个人共用酒店的洗发液沐浴露,连洗完澡后的香气都一模一样。安迷修从来没想过龌龊的事,此情此景下还是心里发虚,洗完澡吹了半天头发,非要再喝一大口可乐才敢推开浴室门出去。

“明天我们去企——”

他壮胆用的话停滞在一半——因为看见雷狮趴在床上,宽肩窄臀,明明什么都没露,柔软浴袍遮掩下却又好像什么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嘿,安迷修,你看。”雷狮转过头,把正握在手里研究的一个半透明盒子递给安迷修,“这玩意儿居然就放在床边,太明目张胆了吧。”

安迷修一片空白地“啊”了一声,晃了好几次神才看清硬塞进手里的盒子。一个小圈,几层叠起来塑料膜,蓝色的,半透明盒子上画了简笔画,是交叠的两个人影。

……卧槽。

处男安迷修的脸几乎是一瞬间就不管不顾烧了起来,手一抖丢掉盒子,眼神落在雷狮浴袍下的腿上,又一阵翻滚,趔趄几步抿着嘴几乎要爆炸。他一直是黄色笑话都难出口的性格,忽然被穿着浴袍的喜欢的人塞了这样的东西,脑子里各种颜色各种语言混乱不堪,只剩一团乱糟糟的浆糊。

“呃,这,这种东西……”即使强装镇定,却还是话都说不清,语气像哀求。

雷狮被安迷修的反应惊到,同样愣在那里。过了漫长的三秒,雷狮微微坐正,探过头来,一脚踩在被丢在一边的那个盒子上。

“安迷修,”他眯起眼坏笑,“怎么,原来你不是直男啊。”

============TBC============


安迷修:天地良心,我认识你之前直得像把尺子。


评论(80)
热度(1456)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