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七日谈DAY4-4.5(番外2)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预警:有很多个人恶趣味,大赛续写,ooc我流安雷,安略黑。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居然卡到这个点才写完……

番外也会收录在本子内,本子预售地址:http://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58287321072

==============================



DAY4-4.5 (番外2)

第二面镜子里有茶香。
被泡开的是花茶,放了干果片,不是很甜,却很香,春天一样。安迷修踩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看着穿着长裙的侍女侧身把瓷杯里的水满上,看着溅起的水又落回茶里,凭空弹出更多花果的香气。
侍女满上茶后略一施礼就走了,谦卑恭敬的鹅蛋脸和安迷修擦肩而过,手里的茶壶还在散发香气和热度。安迷修追随着她的背影看见餐厅厚重的门被打开,从缝里把长长的走廊和走廊两侧重复无穷无尽的房间显出一点,随即又怕泄露什么似的匆匆合了回去。
然后他听见清脆的碰撞声。
是昂贵的金属撞上瓷杯才能发出的斩钉截铁的“叮”的一声,安迷修回头,看见长桌那头放上一只从红袍下伸出的,戴着权戒的手,熟练圆润地托起盛着茶的瓷杯,放在嘴边轻轻抿了一口。
熟悉的脸,熟悉的目无一切的神情,只是多了养尊处优的肤色,养尊处优的坐姿,养尊处优的神情,长睫毛懒洋洋地半搭着,沐浴着阳光靠在红色的垫子上。他放下杯子的时候拿中指在杯沿顺了一圈,顺完后终于不吝啬撩起一点眼皮,一片白里耀眼的紫色让安迷修忍不住哽了一下。
这不是安迷修所熟悉的雷狮——安迷修熟悉的雷狮应当是狂妄的,仅凭一个微笑就能传达自己的深不可测,像他的元力一样是锁不住的雷电。眼前这个人戴着皇冠,穿着小高跟靴子的脚随便搭在一起,虽然实实在在像个国王一样不怒自威,却好像什么展品,多了些易碎和骄矜。安迷修几乎要觉得有什么玻璃在罩着这个雷狮,阻隔了一切,唯独没有拒绝阳光和目光,让他的脸在日光的照耀下显出和瓷器一样通透的白。
“所以你怎么看?”瓷器一样的人终于开了口。
“……这个计划很冒险,光是穿过周围的雷电场就很危险了。”
有人接过他的话,安迷修于是看见自己披着白袍坐在长桌的另一端,胸前别着骑士勋章。骑士面前的茶冒着热气,很温暖,很香,却一点都没法把他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他刚才正在看星际地图,蓝色的三维星球群飘在他胸前,骑士从蓝色的光晕里抬起头来,看着遥远的那一端的领主。
“我没问你能不能执行,我问的是结果和目的。”
雷狮不耐烦地拖住下巴,拿食指轻轻点着瓷杯下的托盘。
“……排除执行可行度的话,的确是一个好计划,如果成功了,周围星系都会划入雷王星名下,资源都可以共享。”安迷修点了点头,“但是我不是很明白这么做的必要。毕竟自从海盗被清剿后,周边行星都很安居乐业,各星球的执政者也很安分,没有攻击雷王星的意思。”
“他们的安定得益于十八岁的我,这么多年了,我现在收点利息作为回报,并不过分吧。”雷狮轻描淡写地说着,换了个姿势更舒服地靠在椅子上。
“可是——”
“安迷修,你先回答我,当初决定定居雷王星,受封骑士的时候,你心里的理想是什么?”
“……尽自己所能让人们过上富足安定的生活。”
“那你觉得雷王星现在的状态达到你的要求了吗?”
“基本上达到了。”
“喏,这就说明我的统治方式没有错,也符合你的价值观。合适的方式没道理不被推广,周围这些星球的生产状况远比雷王星要落后,我会给他们带去技术,人才和钱,只要他们仔细思考,乖乖交出政权不反抗,就什么流血番外事件也不会发生。”雷狮慢条斯理地说。
“但要是他们反抗呢?”
“先进生产力取代落后生产力是必然的吧,所不同的只有时间早晚,这就和人们觉悟的高低。如果他们要阻拦的话,那就是他们先动用的武力,我们反击属于防卫,于情于理都没有任何问题。”
“……但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军队要踏上别人的领土。”
“是这样,”雷狮伸了个懒腰,“武力镇压是最后也最有效的办法,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
骑士抿了抿嘴。
“我还是不觉得这样稳妥。先不考虑雷电场不稳定对飞船和战力的损耗问题。这些小星球的物资不够,支撑不了大战争,武力镇压是没问题的,但是如果战线拖长的话,雷王星的生产也很难坚持住。”
他开始转动三维星球图滔滔不绝地说起具体的战略问题,雷狮靠在椅子上,刘海垂下来落在脸上额头上,只露出一只眼睛,没什么表情地看着骑士长篇大论。
“而且,就算镇压了,当地居民不认同的话改造也执行不下去,那我们带过去的——”
“喂,安迷修。”
雷狮皱着眉拿指节轻轻扣在桌上,打断了骑士的话。
“我没在问你的意见。”
骑士一顿,几乎是一瞬间就噤了声。安迷修站在一旁,惊愕于雷狮那副不容置喙的威胁语气,左右看看,沉默了几秒等着坐在这头的自己驳斥,却竟然什么都没等到。
好安静。
他看向自己,骑士皱着眉似乎专心凝视着眼前还在旋转的星球图,抿着嘴一声不吭。
“具体怎么做,什么战略,都是你的事,不是我的。我不要过程,只要结果。”
戴着皇冠的雷狮倾身凑过来了一些继续说道,虽然距离依旧很远,气势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安迷修还是第一次从雷狮的身上感觉到这股压力,以往他所见的雷狮总是身处自己的对立面,和自己站在一模一样的高度,对话也是势均力敌,所以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不得不承认雷狮认真起来的威压是无法抗拒的,安迷修之前看见雷狮训斥手下的时候不明白那些人究竟为什么像被催眠了一样如此听话,现在身处其境,居然突然有些能理解了。
毕竟这个人之前可是要继承一整个星球的皇子啊。他默默对自己说。
“明白了?”一整个星球的国王没什么起伏地问。
骑士眨了下眼,没有看他,低头把星际地图合了回去。
“明白了。”
得到答案的雷狮又眯着眼靠了回去:“……那就好。” 
“陛下安排我什么时候出发?”
“下周。给你的任务期限是两年。”
“……两年。”骑士重复了一遍,“我知道了。”
“怎么,有什么舍不得的东西吗?”雷狮仰起头懒洋洋地看着他,带点调侃的意思,“舍不得的你可以带走。”
骑士没料到他会这么说,微微一愣,总算把目光重新放回了雷狮身上。他看着遥远的那头的国王,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不必。”
得到回答的国王挑了挑眉,慢慢地笑了一下。
“那好。”他说,“喝茶吧。”
于是骑士把那杯被冷落多时的茶捧起来,看了看,作势要喝。站在旁边的安迷修忽然觉得哪怕不会有影响,自己此刻也是该做些什么的,于是迅速地冲上去,攥住了骑士捧茶那只手的手腕。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抓到了实物。
骑士僵硬地抬头看他,神色不悦,冰凉的冷色眼睛带着周围的温度骤降。安迷修看了眼那杯茶,杯子里的水没有水纹起伏,固体一样平静光滑,把他错愕的脸全都照了进去,当着他的面渐渐拓出杯沿,延展成没有止境的巨大镜子的模样。
骑士趁机反抓住了安迷修的手。
“……你想干什么,改变平行世界吗?”骑士冷冷地嘲笑道。
安迷修下意识想反抗,一用力却发现自己像是被冻住了一样动弹不得。他直愣愣地盯着面前镜子,看见骑士慢慢挪到他身后,躲起来藏进影子里,尽量不让自己被镜子照到。
“怎么,我那么听话,让你不爽了?”一模一样的嗓音在耳后响起。
自己的手腕还被牢牢抓着,安迷修渐渐平静下来,对着镜子里自己身后的模糊影子开了口。
“……你是骑士,”他一字一顿地说,“骑士不是走狗。” 
身后的人停顿了一秒,立刻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为什么说我是走狗?”
“难道不是吗?你自己也分析过了,他定的目标几乎不可能完成,什么‘两年’,差不多就是在说梦话。而且那套说词如此牵强,他自己疯也就罢了,你为什么要跟着他一起疯?”
安迷修说得认真,骑士听完后笑得也更加认真,几乎要把所有嘲讽的意思都笑给他听。
“你自己知道的,聚在他身边的都是疯子,在哪里都是这样。”骑士说,“所以你为什么觉得自己会是例外?”
安迷修张了张嘴,想说“我明明不在他身边”,觉得不对,想改口说“我不疯”,却又说不出口。他看着镜子里自己身后的影子,眼一花竟觉得他其实盯着的不是那个骑士影子,而是自己的脸。
“刚才你看出来的远远不只有听话吧。他在做打算的时候从来不疯,这个计划明明是想让我去送死,铲除异己而已。你心里明白的,我不可能死在这种事上,我只会如他所愿失踪,可能多年后故地重游,也可能永远不回来。
“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做,不用问,你自己心里有答案,只是你不肯去想。”背后的声音越贴越近,“视野不在同一平面的话,靠得太近就会看不清,也看不完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是同个人。你其实什么都知道,而你现在所要做的,就只是张开嘴把结论说出来。”
这句话说完,骑士的影子就在安迷修背后很近的地方溃散了。安迷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只有一个人,僵直地站着,还在为骑士的话不可思议。
他试着张了张嘴。
“何……”
声音是骑士的声音,动嘴的却是安迷修自己。
“……何必互相折磨。”
============TBC============

评论(10)
热度(798)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