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怎样我这辈子就是比你幸福

【影日】小王国(一)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CP:影山飞雄×日向翔阳 

原作:排球少年 

 

看看我摸这种没头没尾的短小同居鱼能不能摸出个合集来 

这次是if两人同居中,啥都做了就是没反应过来自己喜欢对方 

================================ 

 

日向总觉得,最近影山有点过于黏自己了。 

不是好兄弟的那种意思。上高中的时候他们就算得上好兄弟,一起翘自习练球,一起考试不及格,每天从晨练到晚上训练结束一直呆在一起。虽然已经毕业好几年了,但日向仍旧可以坦然地和影山并肩走路,喝同一瓶水,分享除了肉包之外的任何东西。 

也不是黏糊糊的那种意思。他们为了好好比赛而暗地里互相帮忙的事迹最早可以追溯到高一,从刚开始摸一下都要脸红好久,到现在把床单做得一塌糊涂后还能互相踢对方的屁股抢浴室,日向早就已经习惯两个人连汗水带体液都抱在一起翻滚——当然,去楼下的便利店买避孕套还是会让人脸红,所以这种事全部都是交给迟钝到没什么羞耻心的影山来做。 

他说的“黏”指的是更奇怪的状态,不像是朋友,也没有那么火辣辣。比喻一下,就像是街边等人的时候遇到一只古怪的猫,没有看到你就窜得没影,也没有翻开肚皮求你摸。它在你旁边一屁股坐下,把毛轻轻挨着你,接着就开始专心看地上的虫子或者舔自己的毛,把这种若即若离的尴尬好意丢给你一个人去消化,让你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回想起来,这种状态是从他们一起合租后才开始的。那时候日向刚从巴西回来不久,两个人在阿德勒和黑狼比完赛后一起出去喝了点酒,喝到有点醉的时候顺理成章就去酒店滚了床单。巴西的热辣阳光和热辣沙滩早就治好了日向看到漂亮女生就脸红的毛病,如今的他已经对穿着比基尼的美女完全免疫,所以洗完澡没穿上衣的影山就成了唯一能让日向觉得性感的风景。他们那次是久别重逢,又有酒精加持,简直一次性把之前缺掉的份全都爽了回来。日向满意极了,掐着指头又算到平摊房租的诸多好处,没有犹豫第二天就拖着自己的行李搬进了影山的公寓里。 

这又没什么,反正高中时候就互帮互助,合租只是让这些事变得更方便了而已。日向还是像高中一样和影山相处,影山对他却有哪里和以前不大一样。本来日向也没觉得哪里奇怪,但是某次和阿德勒打完练习赛,木兔前辈说了一句“为什么休息的时候影山老要跑过来,是想吃我们的营养棒吗”,忽然就在日向心里点破了什么东西。放回高中,影山明明是那种踢一脚才会滚一滚的球,日向不主动去找他的话,他可以一整天都自己一个人呆着,绝不可能主动贴过来。日向忍不住开始在意,一开始在意就打开了认知的新世界——影山的确像被磁铁吸引一样无时无刻不向自己靠近,连带着各种有意无意的触碰都变得暧昧不明起来。 

就比如现在。日向洗完热水澡,正舒舒服服的盘腿窝在沙发上刷手机,刚刚还一直坐在餐桌边的影山就默默地抱着瑜伽垫走了过来,在沙发前找了个位置坐下,背对着日向开始打磨自己的指甲。 

沙发上还有空余,哪怕日向霸占在正中央,影山也完全可以挤开他给自己腾一个位置。但他没有,他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前,时不时被刷推特笑出声的日向不小心用膝盖碰到肩胛骨。 

影山的体温隔着布料传到了膝盖上。日向受不了了,他扔了手机,坐直起来拿拳头捶了一下影山的背,问:“你干嘛一直黏着我?” 

“谁黏着你了。”影山脸上嫌弃得要命,屁股却一点没挪。 

“还说没有,明明看我坐在沙发上之后就拿着瑜伽垫过来了。”日向毫不客气地开始列罪状,“吃饭的时候也是,明明我对面的位置比较宽敞,你却偏要坐在我旁边。还有早上刷牙的时候,我让你先去洗脸,你却非要刷牙。家里的洗手台又不是以前乌野的水槽,前面哪里站的下两个人嘛!” 

“我……”影山打算反驳,可仔细想想,日向说的这些,桩桩件件都确有其事。他撇过头开始反省,闹肚子一样满脸纠结,最后问了一句:“我有吗?” 

日向点头。“你自己都没发觉?”要不是对方是影山,他肯定觉得这是在撒谎。 

影山摇头,还在皱着眉回忆自己有没有。日向手脚并用把自己挪到离影山最远的沙发边缘,“这样吧,今天是星期五,明后天都休假,一直到这个星期天,你试试别靠近我,保持距离,怎么样?” 

“这有什么难的。”影山回答得干脆利落。 

然而事实却并不是如此。周五晚上他俩的确相安无事,但睡完一觉影山就差点把这事忘了个精光。早上起来日向在卫生间刷牙,刷到一半影山就打着哈欠进门,想用胳膊绕过日向去拿自己的牙杯。日向含着泡沫用手指他警告,他眨了眨眼,终于从困倦中反应过来收回手,不服气地反用眼睛瞪着日向。 

这之后他们出门晨跑选了不同的路线,回来后早饭坐桌子两边吃,影山虽然全都能做到,但脸色却越来越差。日向假装没看见,吃完早饭跑去客厅拉伸。影山远远靠在餐厅门口干瞪着他,眼神凶恶得不得了。 

“胳膊再往下一点。”他说。 

“思想上的靠近也禁止!”日向透过自己胳膊下的空隙向影山吼。 

他不能否认自己想逗影山,毕竟那家伙无意识向自己靠近,走到一半又咬牙切齿退远的样子实在很有意思,仿佛在游戏里被施了混乱法术。这一整天,日向故意把自己摆在公共区域里最显眼最中心的地方,躺着,歪着,让自己的橙发像橙子散发清香一样散开,然后幸灾乐祸地看影山僵在客厅以外,皱着眉刘海都炸开。 

“我回房间了。”影山忍无可忍,才晚上八点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门。 

这下客厅里只剩下电视里叽叽喳喳的综艺,红红绿绿对着一个人演,倒也有点寂寞。日向觉得心虚,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贴着门听,什么都没听到。他又试探着敲了敲门,还是没有影山的脚步声。 

“还有一天!”一只枕头砸在门上。 

再睡一觉到周日,影山居然已经接受了现实,看到日向后条件反射似的扭头就走。中午日向坐在餐桌前吨吨喝果汁,看影山虽然饿得肚子咕咕叫,却宁可在客厅里烦躁地踱步也不肯过来,心里也不大乐意。拿筷子时不小心撞到的胳膊,看电视时无意识搭在一起的腿,明明是自己喊的暂停,却总觉得是被谁剥夺了。日向开始思考为什么影山会改变,据他所知,和自己分开之后,这家伙应该没再交到什么亲昵的朋友才对。 

三年前,三年后,想来想去中间隔的只有自己去巴西这一趟。日向一愣,猛地被果汁呛到,想,不会吧,难道是因为他这三年太想我? 

听到日向咳嗽,影山火速从客厅跑了过来,顺手还抽了两张纸巾。 

“咳咳……”日向抬头看他,试探着问,“那个,我去巴西的时候,你……你很想我吗?” 

影山一顿,耳朵红了,隔着桌子猛地把纸巾丢在日向脸上。 

还真是啊……日向的耳朵也红了。 

他能猜到,迟钝如影山,可能到现在都未必知道自己因为什么才从总无意识地黏过来。影山知道的只有自己给他的这个“到周日为止”期限。他遵守着,忍耐着,不自觉耷拉着头发和肩膀生闷气,让想通了的日向觉得自己仿佛在虐待他。 

晚上日向开始做梦,梦见他和影山第一次互相帮忙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躲在学校厕所的隔间里,咬着对方的衬衫连眼睛都不敢睁开。日向在梦里纯情得和十五岁时一模一样,哪里都红,光是脸侧有影山的呼吸都觉得要命。影山把胳膊紧紧搂在日向腰后,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我喜欢你。” 

然后日向惊醒了。 

他坐起来,蓦地发现床尾杵着影山,自己内裤里还黏糊糊的,一下子不知道该从哪一件事开始惊讶比较好。他下意识尖叫起来,一直傻乎乎盯着他发呆的影山被吓得一哆嗦,飞快从门口逃走。日向觉得更加迷惑。他看到影山只穿了睡裤,没穿拖鞋,显然是钻进被窝后又心血来潮跑出来的。 

这家伙大概憋不住了,很变态,很吓人,但居然又有那么一丁点可爱。日向觉得春梦后想被靠近的躁动还没消停,他抓了抓头发,抱着自己的枕头从床上跳下来,光着脚咚咚咚追到影山房间门口。 

门没锁。这个笨蛋大概没想到反锁,又或者压根就是在等自己过来。日向拧开门,抱着枕头看到影山欲盖弥彰地靠在床头正坐着,表情严肃,既没有邀请他进去的意思,也没打算赶他走。 

“你想黏着我,对不对?”日向有理且声高。 

影山抿着嘴没吭声。 

日向有点后悔,光腿站着还是会冷,他应该套上裤子再跑来和影山对峙。他站了一会儿,冻得打了个喷嚏。影山犹豫了一下,把自己往远一点的床沿挪,掀开空着那边的被子,拍了拍床铺让日向过来。 

日向飞快地跑过去,轻车熟路地铺好枕头把自己缩进影山的被子里。 

关上灯,缩了两个人的被窝里暖烘烘的,许久没碰到的手腕和脚踝终于又可以光明正大地碰在一起。影山背对日向躺着,日向把自己发凉的小腿架在影山身上,从背后贴上去,手往他裤子里摸。 

“喂,”影山不高兴地捏住他的手,“不是你说保持距离的吗?” 

“结束了!”日向坐起来,理直气壮地把放在床头的表怼到影山眼前,“已经过零点了!” 

影山还不乐意,用虎口捏住日向的脸,凶巴巴地瞪着他。“只是一点点,”他用另只手抱住日向,“只有一点点,一点点而已。就这么一点点,所以你不能躲。” 

他说得含糊不清,所以这“一点点”承认的可以是“想你”,“黏你”,甚至可以是“喜欢你”。好狡猾。日向翻到影山身上,把他皮肤上的位置尽力占过来,闭上眼睛吻他。 

“我不躲。”  

 

=========FIN========= 

 

没脑洞的话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有2(。 


评论(64)
热度(958)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