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飘零久(9)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傻白甜大学pa。

今天约会!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第九章


“……对啊。”

安迷修盯着雷狮,气他问话如此直接,仿佛把他自己同这一条的来龙去脉都完全割裂开来。调戏不成还反倒好像被冒犯,雷狮没料到安迷修承认得如此爽快,愣神的功夫,安迷修已经弯腰捡起了被踩扁的盒子,丢回了抽屉。

“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去采访。”他拿雷狮那罐还没喝完的可乐冰他额头。

雷狮被刺激得躲,总觉得自己被当作幼稚小孩对待,骂了一句,接过可乐转身去玩手机。安迷修听见他喝完可乐吸鼻子,放心不下把他的被子拽起来给他盖好,对方却丝毫不领情,一动不动,头也不抬。

到底谁才是比较不解风情的那个啊……安迷修叹了口气,却还是忍不住叮嘱:“睡前记得刷牙。”

雷狮嫌他烦,“啧”了一声,丢下手机掀开被子跳下来,撞开安迷修冲进厕所睡前刷牙。他速度很快,来去都像风,躺回来的时候把被子的形状迅速复原,背过身还是不看安迷修。

安迷修没啥可说的了。让他和喜欢的人开黄色玩笑,饶了他吧,他不脸红到爆炸都算轻的。今晚可能两个人都水土不服才会轮流觉得不爽,安迷修坐回自己床上,躺下去,关了灯,转身好几次,最后还是面对着雷狮的方向,小声道“晚安”。

黑发的背影在被子遮掩下平稳呼吸,不为所动。

安迷修又往前躺了一点。这是他们现在可以达到的最近的距离。他怀疑雷狮可以听见自己迅猛如疯马的心跳声,因为自己好像已经赤裸坦诚,毫无遮掩,可怜地暗恋着。游刃有余的一直是雷狮,安迷修有那么一瞬间特别想从床上跳下来,窜到雷狮床上掀开被子躺进去抱住他,不管是要被拳头打还是被锁喉都不退缩。

所以他问:“雷狮,你是直的吗?”

平稳的呼吸断了,因此暴露出雷狮并没有睡着的事实。那个不羁躺着的人似乎察觉到了安迷修正盯着自己,把被子拽紧了一点,连后脑勺都吝啬不给看。

这个问题好像是暧昧过头了。安迷修挠挠头,觉得自己没胆量挑明却这么咄咄逼人实在恶劣,转个身也背对着雷狮,不再打扰他睡觉。

“那个,不说也没——”

“我不是。”雷狮打断他。

安迷修睁大眼睛,听见自己心如擂鼓。

而雷狮好像非要把他刺激到绝路似的,又追加了一句。

“……晚安。”

 

安迷修因为这句“晚安”,亢奋到两三点才睡着。

后果就是第二天采访企业的时候组长本人无精打采,难当问问题的大任。幸好采访稿都是早就准备好的,雷狮推开黑眼圈垂到嘴角的安迷修自己上,语气没那么恭敬,却一点不拖泥带水,进行得尤其顺利。一天的安排一个上午就搞定了,吃完午饭大家商量怎么度过突如其来的空闲时光,迷糊了一早上的安迷修听着,脑子还云里雾里。

“啊?”他看见大家都开始收拾东西了,下意识扭头问雷狮。

“走啦,她们要去逛街。我们也去逛逛吧。”雷狮把头巾重新系上,“你昨晚干嘛了,怎么今天看起来这么困?”

安迷修当然不会告诉他。他盯着雷狮的头巾发呆傻笑,最后被忍无可忍的雷狮从座位上拽了起来。

真的好像做梦。

和雷狮并排走在街上,看见蒸腾的热气从路边的小店里泼洒入空气,路过雷狮没能被围巾保护的脸。安迷修想冲上去恐吓那股白气,雷狮却先一步挥手,很豪迈地把哪股遮挡视线的白气挥散了。

“这周围有什么好逛的吗?”他回头看安迷修,在一侧是流水一边是青瓦的街上,戴着安迷修的围巾和手套,耳朵和鼻尖被冻得发红。

脑子突然清醒了,举着相机正要拍空镜的安迷修对着雷狮摁下快门。

“你拍我做什么?”雷狮笑了,没舍得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就用肩膀撞了安迷修一下。

“花絮啊花絮。”因为你好看嘛。

“那多拍几张啊。”雷狮夺过他的相机,举起来反转方向,“笑一个!”

他揽过安迷修的肩,身高原因一下子把安迷修摁了下去。安迷修还停留在一个慌乱无措的表情上,快门声却已经响了。得逞的雷狮把相机拿回来看,捂着肚子开始笑,安迷修理了理被弄乱的头发,也凑过去看,相框里一个阳光灿烂的雷狮,一个表情狰狞的安迷修,别扭地靠在一起。

气得安迷修赶紧把相机抢了回去。

“你故意玩我是吧?”他上手扯雷狮的围巾。

“干什么?拍得不是挺好的。”雷狮嬉笑着,一脚踹在他的小腿上。

他们最终什么目的地也没定,闲聊着,买了一袋路边油炸的不知名甜食,还偶遇了一间寺庙。安迷修看了眼寺前的简介,硬要带着雷狮跨进去,雷狮虽然不愿意,最后还是妥协了。

踏进庙内耳边骤静,檀香幽幽。香火炉后一棵古树,叶子已经落光了,树干上却系着无数红色绸带,绸带下夹着写着愿望的纸片。安迷修刚刚在门口看见的就是这课树的简介,他侧头看雷狮仰着头对着这棵树目光炯炯,揶揄着推推他的肩膀,一副“我就说吧”的得意样子。

“有什么愿望要许吗?”安迷修问雷狮。

雷狮摇摇头。

“为你弟弟祈福也行啊。好像说这棵树真的很灵。”继续怂恿。

雷狮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说了声“行吧”。他们跑去买红绸带,老态龙钟的僧人笑眯眯地递出一根,雷狮还算恭敬地接过来,转头指着安迷修说:“你别过来。”

安迷修举手投降,目送雷狮气势汹汹地找了个地方一通鼓捣,搬了梯子爬上树,霸道地把已经密密麻麻的红绸带往旁边推,留下最出挑的枝头给自己。

安迷修笑了。他想这祈福怎么搞的和威胁神明一样。僧人也在安迷修身边笑,手里迅速转着两颗雕刻精致的健身球。

安迷修问:“师父笑什么?”

师父答:“小青年的心事。”

……这么明显吗?

安迷修一愣,别过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于是又说:“师父,师父慧眼如炬……既然如此,您能不能帮我算算这场姻缘?”

这下师父不回答了,他笑着摇摇头。

“年轻好啊。”

雷狮绑完心愿远远地招呼安迷修走。僧人挥手,安迷修便抱歉地辞别僧人,重新跑到雷狮身边。他凑过去小声问雷狮写了什么,雷狮不肯说,只把最后那块凉透了的油炸甜点强塞进他嘴里。

他们穿过寺庙的主殿,从后门重新回到尘世,最后落脚在一家再世俗不过的西点店里。雷狮先喊的渴,安迷修点了一杯白兰地奶茶、一杯巧克力布丁双拼,再加两块班戟,和雷狮挑了空调风吹得最暖和的地方面对面坐下。

雷狮又把相机抢去了,调出那张合照笑嘻嘻地说:“你怎么没删掉?”安迷修心想,这是咱俩唯一单独的合照,我傻我才删。然后颇不爽地咬着吸管在自己的奶茶里吹泡泡。

“好恶心,亏我还想喝一口你的来着。”雷狮叼起吸管指指他的杯子。

安迷修赶紧把杯子护了起来,却没料到雷狮等的正是这个破绽,一叉子把安迷修那份班戟叉起来放进自己的盘子里。

“刚刚那个地方祈福真是太灵验了,福报居然这么快就来!”他冲安迷修笑。

安迷修气不过,也把自己的吸管拔出来,戳进雷狮的白兰地奶茶里。

“喂喂喂!”雷狮皱着眉用吸管踢他的吸管,要把安迷修踢出去。

“嫌弃我就别喝了,两杯都归我。”安迷修还把自己吸管上残留的巧克力味奶茶在雷狮的奶茶里搅匀。

他知道自己现在幼稚透顶,傻透顶,但在雷狮面前就是忍不住,理直气壮,也理所当然。但雷狮突然不闹了,他咬着吸管用一只手撑住下巴歪着头,笑眯眯地盯着安迷修。

“安迷修,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他慢吞吞地在安迷修仍旧停着不走的杯子里喝带着巧克力味的白兰地奶茶。

因为我在和你约会。

奶茶从自己吸管的周围被雷狮抢走咽下,安迷修突然脸红了。他默默把自己的吸管撤了回去,换来雷狮嘲讽的大笑。

“还有功夫笑我,先担心一下自己等会儿会不会耍酒疯吧。”安迷修对着雷狮咬牙切齿,听见他很不屑地“哼”了一声。

离真正约会只差牵手和接吻的距离。

雷狮当然不会因为一杯带酒精的奶茶就醉。他们又点了面包,还有意面套餐,吃得很饱才出门。居然在西点店吃饱了,这种事当然又可以互相揶揄,他们嘲笑着对方,在万家灯火里踱步回去。

好冷啊。

又是夜晚,又是河边,水汽沾在衣服上,哪怕穿的很多,也好像铁一样没有温度。雷狮打了个小喷嚏,安迷修看了他一眼,默默从街边买了个烤红薯递给他。

“……我吃饱了。”雷狮不明所以。

“捂着热。”安迷修强行把他的手抓到塑料袋上捂着。

雷狮沉默着不说话。

一直刻意避开的昨晚的对话这时候自然而然被想起,安迷修忽然反应过来,跳出好远说了好几遍“别误会”。雷狮看着手里的烤红薯,舒了口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呼出来。他空出一只手去拉手足无措的安迷修,又从路边找了个路人姑娘,将相机交给她。

“干嘛?”安迷修一脸茫然地被雷狮拽来拽去,最后被推到河边的栏杆上。

“合照。”雷狮把烤红薯举起来,想了想,觉得有点蠢,抓起安迷修的一只胳膊,不经本人同意就换成他来拿。

闪光灯亮起。

这次没有玩笑,流水在身后,面前是大红的一串串灯笼,他们俩在快门摁下前都没想好做出什么表情。安迷修偷瞄了一眼雷狮,雷狮倚在铁质链条上,头巾带子在夜风里飘起的样子尤其好看。

相机回来了。雷狮闷在围巾里,把红薯抢了回去。

“好了。走吧。”

安迷修只能应好。

直到回酒店才看见那张照片的预览,两个人僵硬地坐着,中间隔着半米距离,自己手里还傻乎乎地捏着一个烤红薯。安迷修摸摸脸,觉得镜头里那个尴尬的表情很好笑,一边自嘲一边心安地听着雷狮洗澡传出的水声。

他把照片通通导出来,路过那两张合照,在它们之间挑了一张再普通不过的风景照,带点炫耀的心情配上字发了朋友圈。

“今天好天气。”

今天好心情。

==============TBC==================


死亡期末更新进度跟不上,总之一切随缘吧!


评论(30)
热度(1367)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