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飘零久(7)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狗血傻白甜大学生pa,随手瞎写。
圣诞快乐呀!ꉂ ೭(˵¯̴͒ꇴ¯̴͒˵)౨”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第七章


雷狮这个人真的很麻烦,还不讲道理。

这个城市安迷修还是初来乍到,能找到路就不错了,居然还要他带着一个醉鬼到处晃悠。他扶着雷狮,趁着雷狮手机屏幕暗下之前背下了那个地址,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导航,刚输进去,雷狮伸手就是一下,扯住他的头发猛拽。

“安迷修,”他很认真地问,“你怎么有根呆毛?”

我一直都有呆毛啊你这个家伙!安迷修气到,无奈雷狮比他高,随便一个趔趄都能把他带跑,只能把腰又搂紧了一些,从牙缝里丢下一句“别闹”。

雷狮瘪瘪嘴,“切”了一声。

安迷修重新站稳,眼睁睁看着导航上显示打车到目的地需要半个小时:“……喂,雷狮。这是什么地方啊?”

雷狮晕晕乎乎地晃,不回答。

“……哎……酒量不好就别喝。换成别人照顾你,我看你怎么办。”安迷修小臂一带,让雷狮的脑袋也靠在自己肩上,“算我倒霉,你靠稳。走了哦。”

他拦下一辆出租车,把雷狮塞进去,对司机报了地址。司机好像对有个醉鬼上车颇有微词,长得就很规矩的安迷修于是再三保证“这个人很乖的”,几乎错觉自己的鼻子都要变长了。

值得庆幸的是,一旦有了第三个人在场,雷狮就变得很安分。他靠在车窗那侧,眼睛盯着窗外闪过的霓虹灯,一言不发。安迷修差点以为他之前的醉态都是装的,凑过去小声问:“还难不难受?”淡淡的酒气从雷狮的身上传来,可醉酒的本人却还是只顾盯着窗外,没听见一样根本不回答。

于是安迷修又守着一点点私心,小心翼翼、得寸进尺地问:“你要不要在我身上靠一会儿?”

这下雷狮终于理他了,紫色的眼睛瞥过来,明明眼尾还发红,却好像能一眼望见安迷修心里那点不纯粹的小心思。安迷修手忙脚乱,赶紧缩了回去,雷狮却终于开了口,说:“不要。你身上还有烤肉味。”

有烤肉味你不也靠了这么久……安迷修无语了,但看雷狮脸色发白地继续靠在车窗边跟着车子摇晃又于心不忍,忍不住扯了扯雷狮的胳膊。司机正好拐弯,雷狮顺势拐到了安迷修肩上,脸蛋安安稳稳地着陆。如愿以偿反而僵硬到不敢动,安迷修想说点什么缓解尴尬,侧过头一看,雷狮居然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真是好长的睫毛。

安迷修这样侧着脸,耳朵正好能贴着雷狮的头巾。雷狮闭着眼的样子格外乖顺,头巾下的额头温热,正适合被秋风吹得冰凉的耳朵。安迷修放轻手脚靠上去蹭了蹭,小声喊了一声“师傅”,司机于是看了眼睡着的雷狮,心领神会地把电台关了。车里因此安静得像这个吵闹城市里的崭新领地,雷狮睡得很沉,也没有防备,安迷修看见后视镜里靠着的两张发红的面孔,正像一对要回家的情侣。

他被自己超脱的想象吓了一跳,于是什么都不再敢想,连搂住雷狮不让他摔下去的举动都不敢去做。雷狮的头总是要滑下去,人肉靠垫安迷修僵硬了半个小时,到最后要推雷狮下车时胳膊都酸痛。

“雷狮。醒醒。到了。”安迷修喊他。

雷狮猛地惊醒,眼睛还没聚焦,格挡的姿势倒是摆了出来。安迷修看出他酒醒了不少,身体虽然防备,额头上却有一块按压出来的红斑,忍不住笑着伸手把他的胳膊挡开。

“你让我送你来这里的,忘记了?”他把雷狮从车里拽出来。

雷狮这才回过神,看了看眼前的小区,表情平静了下来。安迷修向司机结了钱,转身和他站在一起,看见的正是亭子里打着瞌睡的保安和坏掉的摄像头。

这里已经接近郊区了,周围只有路灯,比市里不夜城的样子相差甚远。安迷修有点犹豫要不要问这里是什么地方,雷狮却自己从背里拿出了钥匙,径自刷开了感应门。

“走了。”他走出几步,想起来回头喊安迷修。

做好准备打车回校的安迷修应了一声,硬着头皮跟了上去,总有种偷窥别人生活的别扭感。他们拐进了一栋楼,上到四楼,楼道里灯光忽明忽暗。雷狮敲了敲402的门,立刻从里面传出脚步声。

一个黑发的男孩子打开了门。他对着雷狮喊了一声“大哥”。

安迷修震惊地看向雷狮,却发现雷狮握着拳头,为了不散出酒气绷着脸,俨然一副兄长的架势。

“嗯。”雷狮回答。

少年的眼神这才落在安迷修的身上,难以掩饰地震惊了一次。安迷修察觉出他排外的敌意,对他善意地笑笑,正想说“要不我就先回去了”,却被雷狮拽住袖子拖了进去。

“我有点事。你回房间吧。”雷狮对少年说。

少年欲言又止,还是穿着拖鞋回了其中一个房间,听话地关上门。雷狮醉后的疲态几乎在门关上的一瞬间崩了出来,他舒了口气,全是酒味,然后从角落踢出一双拖鞋示意安迷修换上。

屋子主人的邀请不能拒绝,安迷修尴尬地说了句“打扰了”,不知道说给谁听。本来想随便坐坐就走,可居然换完鞋被雷狮拽着手腕带进了另一个房间。

“这里是我上高中住的地方。刚才那个是我表弟,卡米尔,是他爸的私生子所以不受家里待见,前几天刚被我接过来。”雷狮关上门,脱下外套,给自己倒了杯水。

这句话信息量太大,也不像是安迷修现在这个朋友身份都勉强的人该知道的。安迷修硬着头皮“哦”了一声,雷狮抿了口水,忍不住笑了,凑过来问端坐在书桌前的安迷修:“你紧张什么?”

“我没紧张。”安迷修撒谎。

他觉得自己大概明白了,关于之前雷狮那次淋雨,还有今晚不小心喝多了酒,大概都和他轻描淡写提过的这个弟弟有关。安迷修是独生子,没什么朋友,从小孤独惯了,不是很能明白这种情感,但他记起雷狮刚刚在少年前克制的样子,忽然又很心动。

“就他一个人住在这吗?”安迷修问。

“是啊。过几天他就要出国了。这个孩子很懂事,不需要人操心。”雷狮靠在床边小口喝水,喝急了咳嗽几声,屋子里立刻都是酒气。安迷修赶紧抽了纸巾递给他,雷狮接过来,没擦几下觉得不对,说:“安迷修,你今天怎么这么殷勤?”

安迷修挠挠头。“我有吗?”还好吧,他已经很克制了。

“你是把你照顾女生那一套用在我身上了么。”

“……哈哈,算是吧。你喝醉了嘛。”

他心里有鬼,笑着回答,答得眼神乱飘,雷狮挑了挑眉,没给回复,低头继续喝水。喝了一口忽然说:“对了,你做的视频我还没看过呢。给我看看吧。”

“你稍等啊。”

安迷修掏出手机,把缓存好的视频调出来。他背对雷狮一通鼓捣,雷狮却不耐烦了,几步走过来坐在他身边的床上,将下巴搁在了椅背上。

于是酒气几乎是一瞬间就包围了安迷修,还带着雷狮的体温,碰在皮肤上滚烫滚烫。安迷修一哆嗦差点把手机摔掉,一侧头,雷狮的头发已经贴着他的脸颊,再稍微侧过去一些就要脸贴着额头了。

“雷,雷狮?”他结巴着问。

“嗯?”雷狮在他耳边应道,含糊不清,的确是还没完全酒醒的样子。

“……没什么。”

他庆幸这个角度没有镜子,所以雷狮压根看不到现在他的脸有多红。开始键按下,bgm响起,雷狮的头动了动,为了舒服,索性把下巴搁在他肩上。

安迷修的手心出汗了。

“没有用鱼眼特效啊。”雷狮笑着评价道,带着米酒甜味的呼吸滑过安迷修的耳朵,于是所有寒毛都起立站好。

视频最后就是那段奔跑,人晃,镜头也晃,却意外非常和谐。安迷修记得自己配的bgm是《梦想启动》,放出来的却是《晴天》。他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私下偷偷存的版本,惊出一身冷汗,想要切换却已经来不及了。雷狮在整个最后一段里都迷之沉默,歌词唱“刮风这天,我试过握着你手,但偏偏雨渐渐大到我看你不见”,安迷修听着这首再熟悉不过的歌,闭上眼觉得自己仿佛正被推上刑台。

完蛋了完蛋了。

但雷狮什么话都没说,安安静静地看完了,比这首还要暧昧地靠着安迷修的肩缓缓呼吸。安迷修不敢动,举着手机等到致谢字幕都彻底滚完,雷狮才放过他的肩膀和麻掉的脸侧,坐起来,说:“剪得挺好的。”

安迷修借着手机黑掉的屏幕看雷狮,这家伙眯着眼,大概是醉酒终于到了困的那一步。没想到是醉酒救了自己一命,安迷修松了口气,放下手机,赶在雷狮仰面躺下的前一秒抢过枕头垫在雷狮身后不让他摔着。

其实都是床,都是软的,本来也摔不着。

雷狮仰面躺着,正好伸手扯住安迷修的领子。那双眼睛这样看倒是通透得不行,唯独手上的力道暴露了不清醒的本质。安迷修的领带被他拽得松开一大块,领口因此敞开,露出一段锁骨。

安迷修撑在他耳边不让自己跌在雷狮身上,可心情却终于坚持不住,对着头巾散开的雷狮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

“安迷修,”雷狮慢吞吞地说,“你怎么傻兮兮的。”

安迷修心想,对啊,我喜欢你这种烂人,可不就是傻兮兮的。想完忍不住有点心酸。雷狮已经闭上眼睛了,他把领带从雷狮手里挣出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雷狮,这个人现在正软绵绵地躺着,失去了所有飞扬跋扈的样子,露出一截腰来,好像可以对他为所欲为。

所以安迷修,好人,可耻地利用了这种时刻,说出了一个憋了一星期的邀请。

“雷狮,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寒假实践?”他小声说。

如意算盘是如果雷狮睡着不回答,他就当默认,之后再耍一下无赖,拽着雷狮报名。可是雷狮一直都是不会让他从容的人,明明呼吸都已经平稳了,听到这句话后又“啊”了一声,睁开一只眼睛盯着他,盯得他脊背发凉。

“你说什么?”雷狮问。

“没什么……再,再见。”

安迷修勾倒了椅子,落荒而逃。

他跑出了门,出门前黑发少年正在客厅看着他,敌意已经少了很多。安迷修匆匆和他道别,冲出小区,打了车,上车时气喘得太厉害,还被司机关心地问是不是遇到了打劫。

手机捏在手里,消息提示音在响。安迷修看着窗外的流光,过了十分钟才有勇气把手机拿出来解锁。

一条微信消息。

“行啊。”

来自雷狮。

===========TBC=========


评论(37)
热度(1361)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