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飘零久(5)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狗血傻白甜大学生pa,随手瞎写。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第五章

不只是在头上放叶子,雷狮还叫他“物品运输车”,叫他“人型三脚架”,变本加厉地欺负他。安迷修火了,拿吃完的棒棒糖纸丢雷狮,被躲开后又因为骨子里的乖孩子基因,只能悻悻地捡回糖纸,又好好扔进垃圾桶里。他放狠话,威胁雷狮说自己要把他拍成丑八怪,雷狮冷笑一声说你有本事就拍,顺手也拿糖纸丢他。
雷狮这种人当然不可能捡丢出去的糖纸,所以安迷修躲过后虽然很硬气地瞪眼皱眉往前走,但没走几步良心过不去,就又退回去把垃圾收拾了。安迷修觉得丢脸死了,但即使这样他也没真的和雷狮真格打起来——说起原因,可能就是他丢垃圾的时候雷狮会故意把车骑得慢一点,等他回来,再一起吵着架走路。
他们拍了一下午,完成了一半多的内容。安迷修虽然嘴上嚷嚷着要把雷狮拍变形,但其实根本下不去手。他给大家看回放的时候总有点心虚,但雷狮一直没说什么,看完笑过就算了,一点都没放在心上。
温馨的一部分一下午就已经拍完,剩下的内容得在雨天拍,大家早早收工,闲着无聊就约了一起去食堂吃晚餐。还没有下课,食堂里人很少,女孩子们一桌,他们两个男生坐在另一桌,大长腿叠起来,稍微伸展腿都会踩到对方的鞋子。
安迷修又有点拘谨了,毕竟坐得那么近,连对方碗里有什么都能看得清清楚楚。雷狮点的是面,上面飘着新鲜的胡萝卜片,正被雷狮皱着眉不耐烦地挑出去。安迷修为了缓和气氛,笑他这么大的人居然挑食,雷狮听了,把勺子一摔,索性把所有胡萝卜片都挑出来,一股脑全丢在安迷修的炒饭里。
“诶诶,你干嘛!”安迷修护住盘子。
“给你补充营养。你不是说挑食不好吗?”雷狮把碗里一整株的青菜也夹起来,“来,张嘴。”
安迷修没反应过来他要干嘛,下意识听话张嘴,立刻被塞进了那株巨型青菜,直接捅到了嗓子眼。
“唔!咳咳,唔唔唔!”好孩子安迷修差点被噎死。
雷狮靠在椅子上,咬着筷子笑得桌子都在抖。安迷修咽下青菜,气不过,往雷狮碗里倒了一勺辣椒油,却不料雷狮神色不变地搅了搅汤,咧着嘴着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辣?”
安迷修想,靠,这个人的性格也太恶劣了,我是老实人,我玩不过。于是不再闹,专心吃自己的晚饭。安静吃完饭后就此别过,雷狮有课,安迷修要回去自习,临别还互相“呸”了几声,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连一贯雷厉风行的组长都忍不住笑了。
“你们原来这么熟啊。”那天晚上组长私戳安迷修说。
安迷修想,熟什么啊,我也不过第四次见,但说出去好像一点说服力都没有,连他自己都不信。他打了个马虎眼糊弄过去,紧接着问下次什么时候开拍啊,组长回复说,天气预报说后天下雨,那就后天早上吧,辛苦你了。
后天啊,怎么不是明天……
安迷修先是叹气,叹完气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期盼着和雷狮见面,于是赶紧掏出耳机听歌,歌单里放的正好是《晴天》,唱“有个人爱你很久”。
这都什么事啊!安迷修气得脸红。

天气预报还是很准的,后天安迷修早早起了床,到阳台上一看,果然已经下起了小雨。离集合的时间还很久,他打上伞慢吞吞地去集合点,终于还是来早了。路过的人都拿奇怪的眼神看一个人踢着落叶的安迷修,他想了想,在还没被雨淋湿的椅子上坐下,头顶的梧桐树被打下不少叶子,都黏在伞上。
过了许久大家才陆陆续续地也来。雷狮来的时候没带伞,头发和睫毛上都挂着小水珠,闷着声气压很低。还真是连天气都困不住这个人了,伞都不要。安迷修问他怎么不带伞,雷狮甩甩头发自来熟地钻进他的伞里,轻描淡写地说:“雨又不大,有什么好撑伞的。”
那你也别来蹭我的啊。安迷修翻了个白眼,把伞递给他开始摆弄DV。雷狮难得老老实实地接过伞,什么恶作剧也不干,还知道倾倒一些护着设备,连安迷修都觉得反常。他不着声色地凑过去一点,躲开女孩子们的耳朵问:“你今天怎么这么安分?”雷狮一愣,笑了笑,说:“起得太早了,心情不好。”
一听就是假的,但既然雷狮不愿意说,安迷修也体贴地不再问。准备好后他问雷狮:“准备好了吗?”雷狮点点头说:“行,来吧。”说着把伞交给旁边的女孩子,半边外套上都是刚刚淋上去的雨滴。
雨里要拍的内容不多,其实就是主角受挫淋雨,最后想通了,重拾勇气,开始在雨里狂奔。组长喊了“action”,雷狮三两下脱了外套,站在被雨打下来的落叶之中,低着头开始认真地淋雨。
那么大的外套,脱掉后居然就只剩一件黑色紧身衣,而且还没有袖子。安迷修替雷狮冷,毕竟已经深秋了,北方的一场雨可不是闹着玩的。他端着dv腾不出手,却蓦地发现雷狮其实比想象得要瘦,修长修长,脱掉外套后显得更高,却看起来并不单薄。
这场雨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大家都在伞下,雨打在伞上噼啪作响。雷狮突然闭上眼,伸手把头巾扯下来握在手里。这段剧本里没有写,但没有人制止他,甚至忍不住开始敛声屏气。天气预报说的小雨突然变大,雨水顺着他不再被保护的头发落下来,路过他没有表情的脸,最后滑进黑色紧身衣的领口,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是安迷修没有见过的雷狮,不是恶党的样子,也不是阳光里喝咖啡的样子。他浸泡在孤独里,却不需要任何人,仿佛人偶一样连五感都失去,只剩下凶猛。安迷修看见他轻轻抿起了嘴,薄情从上挑的眼尾里溢出来,比突然刮起的风还要冷漠。
然后雷狮开始奔跑。安迷修拿着dv追上去,撑伞的女孩子也追,但跑的不够快,马上就脱了节。安迷修因此暴露在雨里,一瞬间和雷狮一样湿了头发,眼睛也难睁开。他把一只手挡在dv上遮雨,跟着雷狮跑,固执地一定要把雷狮的背影锁定在镜头的中央。但是拍摄已经成了次要的事,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一定得追上去,必须得追上去,好像如果现在不追,雷狮就会永远这样一个人。
他们在操场上,一前一后地跑着。雨水已经顺着脖子淌进了衣服,黏糊糊的很难受。没有人喊暂停,雷狮就一直跑,安迷修就一直追。即使下着雨,安迷修还是能清楚地看见雷狮起伏的蝴蝶骨,看见他靴子抬起时溅起的水花。他突然意识到这场拍摄并不是单纯的演戏,雷狮是真的在发泄什么,好像只要他自己跑得够快,就连雨滴都能捏碎。
所以一开始没带伞来就是这个原因吗?安迷修想起自己刚刚居然还嘲笑他,忽然很不忍心。雷狮跑得很快,似乎把所有活力都用来奋不顾身,压力越大就反弹得越狠。安迷修追得心慌,气喘吁吁,最后索性连dv都不再护着,伸出那只袖子已经湿透了的手去抓雷狮手里的头巾。
我为什么要追?他迷迷糊糊地问自己,得不到答案。
眼看就要抓住,雷狮却突然停了下来。他面前是墙,安迷修刹不住车,却还是去够头巾带子,一把扯住紧紧攥在手里。他一头撞在了雷狮身上,就在蝴蝶骨之间,雷狮被撞得闷哼一声,撑着膝盖气喘吁吁,一眼横瞪过来,眼神好像要把他撕碎。
但安迷修从来不会对雷狮怯懦。他也喘气,却先要呼唤雷狮的名字。
“雷狮?”
“啊?”

雷狮不耐烦地应下,要把被拽住的头巾扯回去。
“……别淋雨了。”安迷修小声说着,抱住dv迅速地脱下外套,不由分说搭在雷狮头上。
雷狮一愣,往后一闪却没能躲开,被风衣外套拢了个正着。外套外侧已经湿透了,里面却很温暖,雷狮的眼神缓和了一些,处在爆发边缘的愤怒终于收敛了下来,低着头叹了口气。
“……假惺惺。”雷狮把衣服顶在头上,抹了把脸上的雨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笑了,紫色的眼睛通透如初。
安迷修仍然没有松开他的头巾,又在手腕上缠了几圈,紧紧连着两端,再一歪身子靠在雷狮身边的墙上。
“发生什么事了吗?”
“……诶,你疯了吧。”雷狮沉默了一会儿,笑着骂道。他撞了一下安迷修的肩膀,矢口否认:“能有什么事?没什么事。”
这一下撞得安迷修骨头都疼,但安迷修骂不出来,也笑不出来。即使淋了雨,雷狮全身也还是温暖的,这么撞一下就把雨的冷色调都撞开,复原出深秋的颜色。
秋色已经浓重,虽然落叶满地,却因为是温暖的橙色,会叫人想起掩埋在背后即将在春天新生的绿。听见雷狮终于笑了,安迷修也忍不住松了口气,跟着浑身都柔软。凌乱适应的大学生活总算寻找到一个着陆点,安迷修的外套还裹在雷狮头上,自己却和雷狮没有任何一寸皮肤相贴。雨里不只有雷狮了,雨里还有他。他们俩背靠着墙,面对着大雨,两个人都狼狈,却并不因此颓唐。安迷修拽紧了头巾,眯起眼,呼吸着空气里冷雨的味道,左胸口咚咚狂跳,忽然意识到自己想抓住的根本不是头巾,而是头巾那头的手。
于是安迷修,大一学生,直男,在单身十九年后,第一回有了一个念头——


“我恋爱了。”


============TBC==============

评论(47)
热度(1419)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