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丁香色》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娱乐圈pa,导演X演员,一丁点啊十八。

追星女孩用语频繁出现,注意避雷(。

====================

网上传,雷狮这次的男主是睡出来的。

放料的人不知道是谁,开了个乱码的小号,拿个路人都能解码的代号叫“布伦达”,说布伦达撕资源的时候在导演的床上滚了好几回,一回撕进剧组,一回撕成男主,起因过程都编得煞有介事,有鼻子有眼。

捕风捉影几张照片,半真半假几句内部的料,再加点欲言又止的煽动,要不是自己就是那个导演,安迷修都差点要信了。他上下滑了滑,相关扒皮贴开了好几个,扒得乱七八糟,倒没什么干货,最后通通都被歪成了粉黑掐架。

他们扒不出来当然是正常的,因为本来也没这回事。雷狮那种火得一条街能看见三个代言的演员,脾气和口碑虽然不见好,长相和演技却挑不出错,话题度又高,没有导演不喜欢。《丁香色》剧本敲定的时候,投资方拍板要塞人,安迷修一声不吭应下好几个新人,唯独把男主圈出来,黑体加粗非要雷狮不可,怎么都不松口。

他虽然没有老一辈导演们那么大的面子,不过好歹是处女作就拿了奖的新锐导演,多少人盯着的潜力股,也没人闲着没事非想为难他。投资看他那么坚持也没话了,安迷修松了口气,拿着剧本辗转找了好几个合作过的人,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敲下雷狮的档期。

这期间他联系的都是雷狮的经纪人,雷狮本人一直没露脸,所以安迷修见到他还是在电影的开机仪式上。电影开机是大事,投资方讲究,红布铺桌祭了大猪头,安迷修举着三柱香,旁边站着戴着口罩的雷狮,附近大炮围了一圈,站姐又围了一圈,镜头都要怼到脸上拍,却没拦住安迷修偷瞄雷狮的眼。

却没想到这一眼现在也被拖出来当做了“睡资源”的证据。

安迷修觉得无语,又刷新了一遍,版主居然贴了新公告禁止讨论,还要删帖封号。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团队插手了,但封了反而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安迷修想了想,觉得不妥,拿起电话给雷狮那里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雷狮的表弟经纪人卡米尔,安迷修还没开口,立刻听见雷狮在那边不耐烦地问是谁打开的。

卡米尔如实说了,于是电话立刻就被雷狮抢了过去。

“有何贵干啊,安导。”雷狮虚情假意地问候他。

这演技假的不能再假,和工作的时候判若两人。安迷修被噎了一下,还是决定先说论坛名字,可才提了论坛开头的第一个字就被雷狮抢过了话。

“这件事卡米尔会处理,您就别掺和了。”他的语气仿佛事不关己,“再说了,炒作一下也好,不是要发布会了吗,就当宣传了。”

安迷修想,我的电影是正经文艺片,才不想用这种方式宣传。他不服气,还想再说什么,可接电话的又换成了卡米尔,嘴巴紧得要命,虽然比雷狮礼貌得体得多,表达的却也是同个意思。

气得安迷修几句就撂了电话。

 

也不能怪安迷修脾气大,正值电影收尾的关键时刻,首映礼和发布会就在周末,屁大点的事都能影响大众对影片的印象。雷狮团队一封口,网上明里暗里讨论得更欢,一致盖章安迷修睡了雷狮,还不知道从哪个编出个安迷修喜欢玩花样的假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有媒体堵到了小区门口,安迷修就宅在家里不出去。周五的时候他不得不去取首映要穿的西装,好不容易躲开记者到了地方,和他还算相熟的造型师居然趁没人的时候神神秘秘地拉住安迷修,问他雷狮是不是如坊间传的那样后腰有颗痣。

安迷修头疼死了。

但好在首映礼并没有受影响,周末安迷修提前一小时到了地方,下车后也没被不识趣的媒体问有关这件事的问题。他进了场,总觉得自己黑西装胸前的暗纹太出挑,但一转头,看见雷狮穿的一身暗紫色,戴着美瞳,为拍戏蓄着的长发还松松垮垮地绑在脑后,立刻就释然了。

场里还没什么人,投资人不想露脸,所以导演坐中间,一边是制片,一边是主演,座位安排得很正常。安迷修在雷狮隔壁找到自己的名牌,坐下来,硬着头皮说了一句“早”。

雷狮看了他一眼,答了句“您也早”,招手要小助理送可乐来。小助理毛手毛脚,送来的可乐也不是雷狮代言的那个牌子,安迷修觉得奇怪,打眼一看,嚯,居然已经不声不响换了个新的助理小姑娘。

那么泄密编料的事就可以宣告破案了。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雷狮那边的公关在处理,安迷修还想再和他说几句,媒体却先一步进了场,还没落座就对着坐在一起的他俩猛拍,快门声听得安迷修又开始头疼。他摁了摁太阳穴,旁边的雷狮悠悠送了一句:“别想睡我的事了,好好看电影吧。”

还好影厅里灯不亮,他们又在第一排,安迷修的脸就算红透了也没人看见。

 

虽然还是新人,但安迷修科班出身,又有无法复制的天赋,一部电影憋了两年,出来的想不是精品都不可能。这次的电影走的文艺风,色调挑的今年大热的浅紫,配上雷狮那双紫色眼睛,每一帧都能截下来当屏保。电影放完后后面一排的影评人开始鼓掌,安迷修有些得意,理了理西装和雷狮还有制片在掌声中慢慢走上台,首映后的发布会也正式开始。

媒体问的问题都是提前筛选过的,大家的答案也都打过腹稿,总的过程还算和谐。问了二十分钟后旁边的雷狮已经撑着头拿指尖轻轻点桌面了,和他呆在一起拍了一年戏的安迷修知道这是无聊的表现,却也没法当着那么多媒体的面要他好好正坐。

而突发问题就是那时候被提出来的。

“影片中间有一段男主靠在墙上抽烟的镜头,拍得很好,能问一下安导当时的对雷狮的表现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吗?”

问的记者是娱乐新闻的老江湖,目光炯炯,虽然问的是电影,却擦边球要安迷修对雷狮本人表态。导演这种幕后工作,鲜少有人教他该怎么应对八卦绯闻,安迷修张了张嘴,忽然意识到自己怎么说都可以被曲解,一下子就有点紧张。

斟酌了半天,安迷修正要开口,懒在一边的雷狮突然把桌上话筒扶到了自己嘴边。

“谁会不喜欢我啊。”他懒洋洋地对着提问的记者笑。

 

得救了。

 

安迷修没想到雷狮会愿意给自己解围,毕竟这么敏感的话题,但按他那个狂得不行的人设,说这种话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媒体听出套话是不可能的,也就不再为难,规规矩矩一直到了结束,等散完场,安迷修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

但今天的劫难还没完,散场后还有参影人员的庆功宴,导演和主演没理由不去。衣服来不及换,他和雷狮穿着西装直接去了包间,果不其然一进门就开始被各种酒轰炸。饭桌上老家伙们原形毕露,一箱酒下去,大家都有点醉,有人摸了把雷狮的手,雷狮不着痕迹地退开,把被灌得迷迷糊糊的安迷修架起来,三言两语意思是告辞。

等被拉上了雷狮的保姆车,喝醉的安迷修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当挡箭牌了。他揪着雷狮的领子摇,质问雷狮为什么毁他清誉,摇得喝醉的雷狮也反胃想吐,一甩手把他推到座位另一头去。安迷修头磕在黑漆漆的玻璃上,不疼,但是委屈,也没有力气再扑过来了。卡米尔在前排问雷狮去哪,雷狮看了眼安迷修半死不活的样子,不耐烦地说,管他呢,直接回去吧,让这烦人精在客厅睡一晚,着凉了才好。

他这话也是醉话,但卡米尔会错意了,竟然老老实实地躲过各路狗仔,真的把他和安迷修一起送回了雷狮自己的套间。到了屋子里,雷狮酒劲反上来恶心,让卡米尔回去想自己清静一会儿,等门彻底关上才发现安迷修也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说着话。

-----------------------------

擦边球也一秒屏蔽,太厉害了,所以只能点我:https://m.weibo.cn/3638357413/4165666376230362

评论(36)
热度(1962)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