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最佳金主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OOC原作向。

===================

 

“安大哥!小心!”

荆棘破空而来,刺尖泛着幽绿的毒液的光。

安迷修用力把那两个才十三岁的孩子甩出洞穴,挥剑格挡,耗尽的元力闪出最后的光,跳了几回,却熄灭在剑的最尖端。

习惯了决赛期的战斗,元力乍一回到预赛的水平,一不小心就要耗尽。安迷修皱了皱眉,后撤了一步仅凭蛮力砍断了荆棘,却没料到喷溅出的绿色毒液爬上他的剑,立刻把荧光色腐蚀成黑色,再彻底裂成粉末。

在凹凸大赛里做好人总是很危险。为了正式大赛的观赏度,凹凸预赛的筛选强度本来就蛮横到不讲理,更何况安迷修本来就没打算保留这条性命。他侧身躲开身后袭来的另一簇荆棘,就势一剑钉住扭动的前端,再回头,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在洞穴的最深处。

总算还是到了这一步。他想,心里意外的平静。

活到决赛最后却选择再次参赛的人,这么多年,安迷修还是第一个。那么多贵族和天才参加比赛,能走到最后的人手上都不干净,杀了谁,伤过谁,一旦公布出去,免不了就是一场大战。但哪怕没有创世神的警告威胁,安迷修也知道自己回不去了。他的剑曾经如何挥向人的躯体,如何斩断血肉,每次闭上眼都会噩梦一样重现,溅他一脸温热的血。

那个人是断然没有任何生的希望了的,那一剑与其说是斩杀,不如说是放他解脱。但事到如今,安迷修还记得那个人临终前眼神有多么不可置信和绝望,那么不甘的呐喊,撕心裂肺却被血和泪呛住,和此刻那两个被他救下的孩子的喊声微妙的重合。

为恶必灭,为恶不灭,祖宗有余德,德尽则灭。杀一人,抵一命,报应不爽,应该的。

安迷修从决定第二次登记参赛之时就期盼着这一刻,把生到死的过渡经历一遍,把那个人的痛千百倍地尝一遍,权当赎自己之前挥剑犯下的叛道的罪孽。

荆棘已经到了眼前,失去武器的安迷修闭上眼睛,释怀地微微笑起来。

终于。他想。

 

但荆棘并没有像预料的那样穿透他的眼球,而是定在他的鼻尖之前,停顿了两秒,抽搐着萎缩了下去。

藤蔓扭动坠地时抽起了许多石子,其中一片划过面颊,立刻划出了伤痕。血从里面涌出来,安迷修茫然睁开眼,昏暗的洞穴里死气沉沉,而那两个个头娇小的孩子拼命跑进来,抱住他的腰,哭得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安大哥,呜呜呜,你没事,真,呜呜呜,真是太好了!”

这样近且坦诚的接触还是第一次。孩子高热的体温贴着他,涕泪都抹在他的白衬衫上,弄得安迷修也手足无措起来。洞穴里的未知太多,很不安全,但安迷修却竟然不忍心打断他们的哭泣。他学着小时候师父的样子把手放在那两个孩子的头上,犹豫地缓慢地摸下去,那两个孩子却将他的腰抱得更紧,哭得更大声。

他们如果知道他的手上也曾沾过人的血,还会这样紧紧地抱着他吗?

没死成的安迷修不知道。

 

第一次可能是运气好,但两次,三次都这样死里逃生,摆明了是有人在干预。

安迷修看着眼前的隐藏巨兽在自己出手前自己轰然倒塌碎裂,眼睛微微眯起,忍不住把剑握得更紧。

被救下的参赛者没道谢,先一步逃走了。安迷修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伤口,随便擦了点药,想了想,拦下一个裁判球。

“我要见丹尼尔,可以帮我联络他吗?”

裁判球听令,投射出屏幕远程连接,丹尼尔那张假笑的脸立刻出现在画面里。

“有什么事吗,安迷修?”他问。

安迷修不想和他拐弯抹角,直接问:“谁在帮我?”

“你说什么?”丹尼尔装傻。

“是谁在帮我?是我认识的人吗?”他又问了一遍。

“……”丹尼尔收敛了笑容,摇了摇头,“你懂规矩的,我不能透露。”

安迷修低头沉默了一会儿。

“好吧。”他说,换了个轻松些的语气,“那这个人在我身上砸了多少钱?”

丹尼尔愣了愣,又把笑容挂了回去,只不过这次看起来笑得真心了一些。

“很多很多,毕竟是在买命。”

他回答。

“不过你不用担心,他有的是钱。”

 

这个人的确有的是钱。

整场预赛里,安迷修几乎永远在自杀式救人,那个人却一次又一次用钱救下了他,不厌其烦。安迷修想不明白,究竟谁会对一个永远在试图一命换一命的人抱有这么大的希望和执念?没事做的时候,他看向那些来来往往的裁判球,知道它们背后就有那么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准备时刻把他从地狱里抢出来,忍不住觉得毛骨悚然。

而他竟然就这么熬过了预赛。

为了救人,安迷修杀的怪积攒的元力不小,积分自然也不低。这场比赛他已经参与过一遍了,既然从前能杀到第五,现在挺进前一百也不是什么难事。满天光点漂浮,这场景与记忆里那么像,安迷修坐着,知道这场盛景里一定有曾经被他救下的生命,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难过。

周围又是哭声,失去了重要的人的悲痛的哭声,安迷修坐在里面,孑然一身。他忽然明白过来,所谓乐善好施的金主,所做的一切根本不是为了救他,而是为了让他无能为力地看着生命停,生命走,让他能背着这份罪孽更长久地走下去。

这太恶毒了。

于是安迷修站起来,拦下一个裁判球。

他知道裁判球里的摄像头会让那个人看到他的脸,他也笃定那个人正在监视器前欣赏他此刻的表情。怒火已经堆到了喉咙,但安迷修开不了口,连“为什么”都问不出来。

哭声还没有停,却没有人为安迷修流泪。安迷修抓着裁判球沉默了半天,终于还是放开了它。

 

可死的方式有那么多,安迷修不信如果自己真要寻死,这人还能永远拦住他。

三天休养安迷修滴水未进,死的威胁来自自己,果然再没有人来打扰他,也没人阻断他绝食。正式大赛的单人飞船上的时候安迷修已经在头晕,他翻进船舱,脚下像踩着棉花,心里却只为自己的胜利高兴。

但这份高兴很快就凝固了。

安迷修在驾驶座坐下,刚发动起飞船,操作台上突然弹出一支营养剂,径直向他滚过来。

“喝了它。”一个声音在船舱里响起。

这个声音安迷修不能更熟悉了。他一点不觉得惊讶,反而有种“果然如此”的释然。

“……和我通话花了你多少钱?”他笑起来,心却很冰冷。

倒不如说他一直对雷狮都很冰冷。

“还行,10个星球。”雷狮的声音懒洋洋地回答,“脸上疤不错,看起来性感多了。”

“看我痛苦,你就这么高兴?”

“不然能怎么办,其他人都没意思。”他笑起来,“你这样会第二次参赛的怪胎,轻易死了可不行,太丢人了。”

“……”安迷修握紧了方向杆,“我可不是你的玩具。”

“这么有骨气的话你大可以不喝,”雷狮的语气很无所谓,“不过我还买到了赛道炸弹的控制权,你可得想好。”

安迷修一愣。

“什么意思?”他问。

“意思就是,你在地穴救下的那两个孩子,就在前面那个飞艇上。”雷狮压低嗓音,“而他们马上就要进入炸弹区了。”

“……”

“所以,喝不喝营养剂,要不要索性留在最后牺牲自己,你都得想好了。你可是好人,好人不是那么好当的,对吧。”

“……雷狮,”安迷修咬牙切齿地念出他的名字,“你曾经也不过是所有参赛者里的一个。”

“所以我爬出来了,就不会再跳回去。”雷狮也终于放下所有虚伪,冷笑起来,“我会成为最佳金主,把你的命买下来,保护到极致,让你永远也死不成。”

“参加过凹凸大赛的,谁都不干净。赎罪?我倒要看看,你能走得多远。”

他断了通讯。

 

……那你就给我看着好了。安迷修想。

 

他吃下了营养剂,从赛道里活下来,辗转找到了那两个孩子。

从预赛里爬出来的孩子已经成熟了许多,但毕竟还小,看到他的那一刻几乎又要落下眼泪。安迷修把他们安抚好,组了队,趁着监视器拍不到的简短空隙,一点点把大赛的内幕告诉他们,再带他们四处查找作为区域控制器的石板,用元力破坏掉。

 

为恶必灭,为恶不灭,祖宗有余德,德尽则灭。

既然余德未尽,那就再还。

 

石板被动,守护兽觉醒,安迷修把双剑护在身前,几步向它张开的嘴跃起。

这几乎是自杀,但他一点也没有犹豫。

一如既往,巨兽果然没有闭嘴咬他,安迷修于是趁着这一刻借力翻身,一剑插在它的头颅上,一击毙命。

“安大哥太厉害了!怪物们根本都不敢咬你!”那两个孩子在底下手舞足蹈。

“它哪里敢咬我呢。”

安迷修轻巧地落在地上。他下意识摸了摸脸上的疤,把剑从巨兽的身体拔出来,短暂地笑了下,抹去上面浓黑色的血。

 

毕竟我的金主有的是钱。

 

==============FIN==========================

如果没看懂的话,梗在上一条(。


评论(34)
热度(1466)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