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帕佩帕】骗子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OOC校园Pa,依然是丢完就跑。

摸这对好爽啊(。)

==============================

他凑过来了。

因为做恶事从来不会遮掩,所以偷看这种事就变得尤其笨拙,虽然没出声,热乎乎的呼吸却直接喷在帕洛斯的头发边。

伸长脖子看,简直是最低级的作弊。老师马上就会回来,帕洛斯觉得好笑,却不制止他,还往右挪了挪,把自己写好的试卷露出来,方便他更彻底地偷看。

只记得好像长了一头长金发,这人叫什么名字来着?佩拉?佩勒?帕洛斯一边想,一边把自己的橡皮丢在地上。

然后老师从教室外转了回来。

“佩利!你在干什么!”

哦,是叫佩利。

热乎乎的呼吸一顿,立刻缩了回去。帕洛斯把刚刚丢下去的橡皮捡起来,也装作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佩利同学在让我帮忙捡橡皮。”


“帕洛斯真厉害。”

“什么厉害?”

“撒谎!居然一点都不会被怀疑!”

“……啊,我是骗子嘛。”

“当骗子太难了,我就不行,我撒谎,谁都看得出来。”

佩利在椅子上兴奋地举起双手,可能是“撒谎万岁”或者“帕洛斯万岁“的意思。

手里的漫画书还是昨天刚从别人手里骗来的,佩利这么一直吵,帕洛斯一点也看不进去了。他觉得不耐烦,把书合上,笑着问佩利:“你今天怎么不逃课?”

“啊?”

“去打电玩吧,反正后面是自习课。”帕洛斯站了起来,“我知道南墙那边有个很方便翻出去的地方。”

佩利的眼神几乎要从敬佩变成崇拜了。


为了防止逃课,学校的围墙修得很高,但南墙边鲜少人去,不知道被谁叠了几块砖,踮脚后接着墙上的凸起,很容易翻出去。知道这个地方的人很少,帕洛斯把佩利带过去,接着巧劲几下翻上墙头,转身坐着招呼一声,比他高的佩利立刻冲上来,迅速地翻过墙,跳了下去。

呼,一直吵个不停的麻烦精终于解决了。

佩利还在墙下,因为仰着头看他所以长刘海向脸侧垂,露出长着长睫毛的眼睛,几乎要因为逃学兴奋得烧起来。帕洛斯看着他一副等着主人带出去玩的大犬的样子,忽然开始怀疑,即使自己现在当着他的面翻回去,这家伙也未必能理解这是一种欺骗。

“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他好心解释道,心里燃起恶作剧的强烈快感,脸上也微微笑了起来。

不会骗人的佩利没能消化帕洛斯的突然转变,快乐的表情凝固了一秒,但也只是一秒。

“帕洛斯又在撒谎对吧,”他看着帕洛斯,又兴奋了起来,“好厉害啊,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帕洛斯一愣,坐在墙上长久地凝视着底下的佩利。这家伙邋里邋遢地穿着校服,袖子上都是水笔印,满脸笑容地站在那里等着,全心全意相信他的样子。

……这家伙可真有意思,比漫画书有意思多了。

“好吧,被你猜中了。”

于是他改了主意,也从墙上跳了下来。

一落地,佩利立刻凑过去,帕洛斯拍拍身上的土,踮起脚,笑眯眯地摸他的头。


走在街上了才发现没带钱,所以打电玩的钱只能临时去抢。佩利长得高,又很凶,一张嘴露出两排锋利的牙,被打劫的少年立刻把钱都拿了出来。

其实不必这样冒险,只要帕洛斯去随便哪个小卖部,说上三句话,就能骗来打好几次电玩的钱。但帕洛斯根本没向佩利提议过这个方案,只是站在阴影里慢慢等,等佩利在他自己已经非常不堪的处分记录上又添一笔。

佩利拿着钱过来了,一把纸币乱糟糟地握在手里,对着帕洛斯挥,特别得意的样子。帕洛斯笑着夸了他一句“做的真不错啊”,他摸摸头“嘿嘿嘿”笑起来,立刻把那些钱都交到了帕洛斯手里。

真听话。帕洛斯感慨道。

但帕洛斯其实不喜欢电玩,到了电玩店,他换了游戏币塞给佩利,看着佩利兴奋地往各种设备上凑,自己却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电玩店里很热,佩利把上衣脱了,赤膊坐在那摁游戏柄,回头亮着眼睛大喊要帕洛斯快来。帕洛斯故意晾着他,在柜台买了两支棒棒糖,一支揣兜里,一支带去座位前,剥了纸强行塞进佩利嘴里。

“唔唔!”

佩利看他终于拿起游戏柄,几下把糖咬碎在嘴里,吐掉塑料棒,摁了开始。

他们玩的游戏是最简单的跑酷冒险类,佩利似乎对这种游戏有天生的反应能力,很容易就领了先。帕洛斯虽然对输赢无所谓,但看到佩利那副整个人都在跟着使劲儿的样子,就又忍不住要去使绊子。

佩利的角色在三次被逼到荆棘边后生命值归了零,游戏结束,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帕洛斯,帕洛斯却只低着头,专心致志把兑奖券扯出来。

一百二十分,够换一个吊坠了。

“你自己慢慢玩吧。”

他把兜里剩下的那支糖也递给了佩利。


从那之后,佩利经常对别人说,帕洛斯是我的朋友。

别人硬着头皮点点头,说,啊,是吗,然后一如既往快速地走,想赶紧躲开这个凶兽。佩利觉得被冒犯了,揪着那人的领子打架,打到一半想起来帕洛斯说自修课一起逃到天台上,就又放下拳头,把那个人松开了。

离约定的时间只剩不到一分钟,他急匆匆地爬楼梯,爬了几步又回过头来,龇着牙威吓:

“你记着,帕洛斯是我的朋友。”

 

耳机里放着歌,帕洛斯坐在那里,看着佩利在自己面前手舞足蹈。

歌的音量开得很大,所以佩利嘴里究竟在说什么,帕洛斯一点也听不见。但帕洛斯还是看着他,微笑地点头,时不时附和几句“这样啊”。

“……所以啊,虽然他们都不信,但我想做什么,只有帕洛斯会支持我,所以你真的是我非常好的朋友!”佩利下了结论,突然从口袋里取出一支烟。

帕洛斯看见那支烟,终于把耳机拿了下来。

“你会抽烟?”

“我不会,这是今天从别人手里抢来的。”

佩利掏出打火机,把那支烟点着,塞进嘴里,学着教导主任的样子猛吸了一口,立刻被呛出了眼泪。

“咳咳咳咳咳咳……”

他咳得弯起腰,咳了半天咳累了,最后索性喘着气坐在了地上。帕洛斯本来只是笑着看戏,这时却突然把他指间的烟抢过去,放在嘴里熟练地抽了一口。

佩利瞪着泪眼惊讶地看着他:“你为什么——”

“因为想和你接吻。”

帕洛斯笑嘻嘻地抢过话,故意把烟全吐到他脸上。

佩利又被烟呛了一嘴,眯着眼双手乱挥一通,等烟散了就要冲上去打帕洛斯。帕洛斯躲开,顺势丢了烟把他拉倒,把他的头搁在自己的膝盖上。

“趴好,头发散了,我帮你系回去。”

“啊?哦,好吧。”

佩利乖乖地趴下,立刻忘了要打帕洛斯的事。

天生好动的躯体趴在自己腿上很热,幸好风很凉快。帕洛斯扯掉佩利的发绳,把自己刚才摘下的那只耳机塞进他耳朵里。

耳机正在唱《离开》,慢吞吞的情歌,帕洛斯知道佩利不会喜欢,但他没打算切。

金色的头发那么多那么长,却意外不怎么打结。帕洛斯跟着歌唱,“没人绑着你走才快乐”,然后把那个发绳牢牢地,紧紧地,把那些蓬松的金发绑了回去。

“你为什么总是骗我?”佩利埋在他的裤子里闷闷地说。

帕洛斯闻言,笑着拍了拍他的头。

“我没骗过你呀。”


抢钱和打人的事都实打实地处分了,佩利是个顶会惹事的人,惹完事又从来不遮掩,这样的处分背了一大堆,理所当然被学校留了级,扣了毕业证。

毕业那天,大家都在收拾东西,只有佩利不用收拾。他左看看,右看看,一脚踢飞地上不知道谁扔下的试卷,走过去凑在帕洛斯桌边。

帕洛斯没理他,把桌子里的东西草草地翻了三遍,最后发现没什么可带走的,就都乱糟糟地丢在了那里。

“帕洛斯。”佩利喊他,尾音拖得老长,“你以后还会回来这里吗?”

帕洛斯想,我又没有留级,学校附近的人都被我骗了个遍了,以后回来不是找死吗?但他没明着告诉佩利,只说:“佩利,陪我坐公交车去车站吧。”

佩利停了一下,说好。他虽然生气的时候,发现被戏弄的时候都会毫不犹豫地打回来,但还从来没有对帕洛斯拒绝过任何事。

他们一起上了公交,坐在最后一排。背光侧晒不到太阳,帕洛斯把自己的耳机塞给佩利,还是慢吞吞的情歌,单曲循环,很快就把佩利唱睡着了。

大个子低着头一顿一顿的样子真可怜,帕洛斯小力扯了扯佩利的胳膊,让他倒在自己肩上,心里还想,我可真是一个好心的骗子。

耳机里唱,“趁时间没发觉,让我带着你离开”,帕洛斯跟着哼了几句,突然察觉到自己逻辑里的破绽——他并没有骗完学校的所有人,起码旁边这个,他一次也没有骗过。

烟瘾犯了,不大,但尤其难受。帕洛斯摸了摸口袋,没有烟,除了手机外连一个破纸团都没有。

真可怜啊,东西都是别人的,骗子自己永远双手空空。

车站还很远,他咋舌,只好把手机上挂的那个吊坠紧紧地握在手里。

====================FIN=====================

 

慢吞吞的情歌都是《离开(分裂)》——周杰伦。


评论(36)
热度(982)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