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夜宵无罪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聊天聊出来的沙雕文,城安雷管×小摊主,OOC,特别沙雕。

大家中秋快乐,吃好喝好。

==========================


凹凸美食街来了个小霸王,人称雷狮,带着三个系着白围裙,戴着白袖套的手下,一来就占了位置最好的路口。

他家的摊子,小推车有两米长,船型的,船侧写着“海盗团夜宵”五个大字,左右各一个炮筒,一个放辣椒粉,一个放糖醋酱,卖的肠粉、烤冷面、铁板烧,生意特别好。

隔壁摊的鬼狐原本也是凹凸街的一霸,看雷狮新来的那么厉害,就想拉拢。谁知道过去了,话还没说上几句,那个叫雷狮的摊主举起铁铲就开始放狠话:“如果你能承受我这一击还不死的话,我就和你合作。”吓得鬼狐赶紧把自己经营多年的鬼一家大鸡排关了,连夜搬去了另一条街。

这事一出,凹凸美食街也没人敢再和海盗团搭话,一开市自觉避开十米,根本不敢抢生意。开市前有人听见雷狮在那给自己手下训话,说的什么,“看到好吃的就要抢,看到鸡会就要上”竟是些胡言乱语,也不知道到底训的什么。隔几天,有人看见摊子上那个赤膊的小哥骑了辆自行车来,拿着个手机咋咋呼呼地给摊主报地址,才知道这摊主凶归凶,还是很有头脑的,居然还做起了外卖的生意。

小摊生意越做越大,事业顺风顺水,但架不住有命中克星。那天有风声说城安雷管要来,凹凸街的小摊跑了个全,只剩雷狮一家一点不知情,依然开了张。晚上十点,城安雷管的车在街口一停,下来一个制服笔挺的青年,左右看了看,眼睛一亮,立刻锁定了海盗团的摊子。

这青年名叫安迷修,刚入职,一根筋,天天想着为社会主义做贡献,巴不得一夜抓它个十摊八摊好好整治一下社会风气。海盗团这回算是撞枪口上了,安迷修冲过去,还没跑到就开始喊:“喂!你们!无证经营!影响市容!”

他这么一嗓子,食客全跑了,站着挥铲子的摊主回过头来,脸上带个防油烟的口罩,一双紫色眼睛真他妈好看。

这还是头一回遇上见到自己还不跑的,安迷修也一愣,啥处分都说不出口,总觉得自己在欺负人,谁料那摊主非但不跑,还蹬鼻子上脸,把口罩一摘摔在车上,冷笑着就是一句:“你说谁影响市容呢?”

嚯,这张口罩下的脸可真好看。要不是意志坚定,安迷修几乎真的要以为是自己错了。

“咳咳,”他干咳两声找回身份,“在下是最后的城安雷管安迷修,你无证经营,违反规定,车我得扣下。”

“哟,别介。”那个摊主往车上一靠,“这一上来就抢车也太不好了,咱们再商量商量。”

“……你想怎么商量?”

“你缺男朋友吗?”

“啊?”安迷修惊了。

“切,直的啊。”那个摊主撇了撇嘴,手一挥让手下把煤气灶收了回去,“得,我们这就走,不劳您辛苦。”

还担心我辛不辛苦,真是好人啊。安迷修心想。他点点头,感动地和海盗团挥手告别。

 

第二次再碰上,安迷修已经没那么好骗了。

上一次回到车上才反应过来不对劲的耻辱经历还历历在目,安迷修噌噌噌跑到海盗团摊前,手一拍车沿,张口就是:“扣车!”

还在排队的食客往旁边躲了躲,雷狮在铁板上磕了一个蛋,含糊不清地应:“马上走马上走。”

“我才不信你!扣车!”

“啧,你这人怎么回事?”雷狮对安迷修举起了铁铲,“好啊,如果你能承受我这一击还不死的话,我就——”

“尽管来战,我,最后的城安雷管安迷修,奉陪到底!”安迷修掏出了自己的两根警安雷棍。

食客立刻被吓跑了,雷狮打量了一会儿那两根用荧光水彩笔签了名字的警棍,放下铁铲,关了火。

“走了走了。”他指挥着手下骑着车走了。

小本生意要养活四个人,真不容易。安迷修收起警棍,想。那就姑且放过他这一回吧。

 

他是好心,以为那个摊主能知错就改,找个正途,不要街边摆摊,没想到第三次去巡逻的时候,竟然又碰见了海盗团。

安迷修气不打一处来,之前和别的同事提起海盗团的时候总被嘲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以为这些同事是笑他自不量力,下午还和同事们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感化了这四个小商贩,没想到晚上就被打脸了。

这回海盗团学聪明了,老远看见他就撤了车往反方向跑,还是分散跑的,只剩摊主单独管车。

安迷修拔腿就追。

“草泥马!你这城安雷管怎么光追老子不追别的摊?”摊主在前面边蹬车边骂街。

“废话!整条街数你家最香,孜然味那么重,不抓你抓谁!”

“……靠,那老子下次出摊前不吃串了!”摊主继续骂。

原来是撸串撸出来的味道。

竟然有点可爱。

安迷修脸上一红,肚子也跟着叫了出来。

不能怪他自制力差,本来就是夜宵的点,他又跑过了肠粉摊,炸鸡摊,章鱼小丸子摊,香味那么重,不饿才怪。

那个摊主大概也听到了,突然一个扫堂腿从车上跳了下来,把车停在路边,回头看着安迷修。

“你饿了?”他问。

安迷修停下来,喘了两口气,没好意思说“是”。

于是那个摊主又打开了煤气,三下两下把刚刚那份还没来得及做好的烤冷面弄好,装盒,递给安迷修。

“来点吧,这次就算了。”

这么搞好像收受贿赂似的。安迷修看了看摊主真诚的眼睛,鬼使神差地接了,刚接过来就被洋葱和香菜的味道灌了一鼻子。

“我走了啊。”

摊主又蹬上了自己的车。

安迷修捧着一碗烤冷面站在街头看他慢悠悠蹬车地背影,头巾在身后飘啊飘,很潇洒的样子。

啊,我好像恋爱了。安迷修想。

 

雷狮第四次看见那个小城安雷管是在晚上八点,他才刚出摊,这家伙穿着件羽绒服,双手塞在口袋里往车边一靠,一句话也不说。

手下们看到这张熟悉的脸就都躲远了,雷狮却没躲。他把油热起来,拿着铲子在铁板上顿了两下:“来点什么?”

“烤冷面吧。”安迷修闷闷地回答。

“怎么,终于被开除了吧。”雷狮熟练地拿出面皮,“我就知道,你那个什么都出头的性子,呆不久的。”

“……不是你搞的鬼吗?”安迷修疑惑地看着他,“谁都不愿意去招惹的市长的三儿子,雷狮。”

“市长儿子怎么了,还不能有点特殊追求了啊。”雷狮撇撇嘴,“况且我搞你干什么,我有那闲工夫不如想想怎么占领这条街。”

“……也是。”安迷修叹了口气,“你少放点香菜。”

“辣要不要?”

“不要。”

“行吧。”雷狮把烤冷面装盒,拿出糖醋酱一阵乱喷,插上签子递给安迷修,“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安迷修拿着签子,把最上头一块巨大的洋葱踢掉,想了想,抬头看向雷狮。

“你缺不缺男朋友?”他问。

 

海盗团夜宵这夜后销声匿迹,再没出现。众小商贩议论纷纷,什么谣言都有,却没料到一月后看见凹凸街生意红火的小龙虾店突然关门,隔几天就挂上了海盗团的招牌。有人好奇,开张的时候去瞅了一眼,打工的人里多了一个眼熟的面孔,而雷狮老板坐在吧台,翘着二两腿,舒舒服服只管数钱。

好啊,真好,拉小推车的谁不想有个体面的店铺安稳过日子?大家原先都只是怕雷狮,现在却又不由得羡慕起来了。有人好奇是谁把雷狮那颗野得不行的心收了起来,拉住店员帕洛斯问,那家伙比了个猫,又比了一只老鼠,把两只动物一碰,神神秘秘地一笑,其他什么都不肯透露。

还听说进店后海盗团的食物卫生投诉少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老板盯得比以前紧了。

 

管他呢,反正烤冷面无罪,夜宵无罪。

=================FIN==================



 

 


评论(76)
热度(2006)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