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贯彻爱与正义的骑士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依然是OOC原作向超短摸鱼。

今天那个梗我会放过吗?不会的。

==========================

雷狮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听见安迷修自我介绍的时候,下意识说了一句:“什么东西?”

不能怪他不尊重对手,不管是谁,听到一个成年男性,一个留着蓬松的头发、笔挺的呆毛、穿着还算规矩、满脸写着“我是个正常人”的成年男性,忽然对即将和自己的开打的敌人自我介绍说,“最后的骑士”,大概反应都是这样吧。

“就是,”安迷修深情地看着他,“挥剑守护正义的那种,骑士。”

雷狮的鸡皮疙瘩起了三遍。

要是搞笑役的自我调侃也就算了,为什么这位朋友的脸上会是这样一副认真沉醉其中的表情?

总觉得这个人下一秒就要拿出一把吉他到处吐泡泡糖了。

就是,到处喊,“我是最后的骑士”,然后被自己的泡泡糖黏住的那种,搞笑役。

这份吐槽当时雷狮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虽然他的定位是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但雷狮觉得对战就是对战,毕竟第一次,当面就嘲笑人家对自己的定位实在不太友好。

雷狮都快被自己感动了。天啊,我真他妈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他想。

但这个难得善良的念头,在安迷修喊出自己武器的名字的时候,彻底死掉了。

那是他们第一次结梁子,雷狮觉得这个武器都要荧光色的男人不可理喻,收回武器的时候盯着他纹丝不动的头发看,没料到对方也一样用厌恶的表情看着自己。

行吧,也挺厉害的,居然能和自己打起来,还让自己觉得打得挺痛快。

毕竟能把两个字的名字取出带点的长串玛丽苏的架势的人,还是很少见的,也算某种程度上的不容小觑吧。

然后雷狮就把这个人记住了。

第二次遇见的时候,雷狮恰好是一个人,而安迷修是背对雷狮的。

雷狮觉得不爽,所以干咳了一声。

安迷修不为所动。

他喊:“喂!”

仍旧不为所动。

“安迷修!”

不动。

“双剑的安迷修!”

大概是中了含笑半步颠,还是不动。

“……”雷狮没办法了,“最后的骑士安——”

“欸,我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说实话安迷修回头的时候雷狮躲了一下,他总觉得这个人可能会从肚脐里射出一道光照向自己。

幸好没有,这里还是凹凸世界,次元壁神圣不可侵犯。

“咳咳,你在干什么呢?”

“听说这里的植物能够用来染发,正在研究。”

“……你也想染成阴阳头?”

“……为什么说也?”

“啊,我也不知道。”雷狮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最近奇怪的想法真是越来越多了。

“呃,那这位先生,你叫我是想干嘛呢?”安迷修问。

好像本来也没想干嘛,就觉得既然模型都在这了,不让他有点戏分,有些说不过去。

“我,我也正在找染发的植物。”雷狮随口胡诌。

“你也想在头上染一个闪电标识吗?”

“什么?”

“没什么。”

气氛有些尴尬,雷狮想了想,又问,“你为什么说自己是‘最后的骑士’?”

安迷修一愣,突然整理了一下衣领,把右手抚在自己胸口,闭起了半边眼睛。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保护世界的和平,贯彻爱与真实——”

“……真像反派啊。”

“哈?”

“没什么,我走了,你继续研究。”雷狮说。

他不肯承认自己刚刚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脸上有红晕,背后有花纹。

这次见面除了他俩之外谁都不知道,雷狮觉得挺好,因为很有暗中勾结的味道。

但他没想到,后来竟然和这个人勾结到床上去了。

今晚夜色很好,安迷修动得很卖力,雷狮也很享受。

这种时候搞事真是再好不过了。

所以他问:“安迷修,和我上床,不是我逼你的吧?”

安迷修一愣,说,不是。

“那你们骑士有没有洁身自好这种说法?”

“……有。”

“既然这样,你和我这种杀人无数的人上床,算不算脏呢?”雷狮舔舔自己的虎牙,很得意地笑起来。

安迷修不说话,埋在里面停了半晌,又把他抱起来继续。

“可能也不算吧。”

===================================



因为骑士不管做什么都是在贯彻【爱】与正义啊(。

我本意不是黄段子是告白,结果理解成黄段子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评论(35)
热度(1460)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