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七日谈DAY7-7.3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预警:有很多个人恶趣味,大赛续写,ooc我流安雷,安略黑。

上一章:DAY7-7.0  

 

============================================ 

DAY7-7.3

 

“在我们开始最后的程序之前,你还有什么问题想问吗?”

“有啊,当然有。”雷狮知道元力对这只裁判球无用,索性撤了所有力量,懒洋洋地双手环胸站在那。

“请讲。”

“这整个空间根本不是真实存在的吧?不管是地点转移的方式,人的饥饿感、困倦感更替,都不符合常理。”雷狮伸手轻触白色的墙壁,嵌在墙体深处的某个元力球立刻感应到了似的开始发光,“我一开始以为这里只是一个隔绝的独立空间,但现在我更倾向于认为这个地方连时间流逝都和正常时间不同。”

“你想说什么?”

雷狮拿指甲挂过光滑的金属墙壁,笑了笑,看着墙体内隐隐透出各色的光。

“没什么。”

“这里的确是一个独立空间,所有运行方式和关卡设计都是创世神精心准备,专门为羁绊深重的高手所准备。与其说是为了裁员,不如说这个地方是一场试炼,从心底挖掘每个人对完整自我的追求。”

雷狮抚摸着墙面,绕着裁判球慢慢踱步:“说的真好听。”

“事实如此。”

“那你们的监视是无时无刻的吗?”雷狮暧昧地眨了下眼,“连昨天我和安迷修做的那些污糟事都录下来了?”

“……并不,万物之眼即监视之眼,我们的观察仅限于依附在活物的眼睛里。”

“那这里的所有机关都是提前准备好的,并不是临时化成的,对吗?”

“是的,”裁判球点点头,“一切机关都是安排好的,但触发了哪个机关,怎么触发,都是由你们的行动而定的。”

“这么多机关的运行,要维持住一定很难吧。”

“这个世界有自己的运行方式,设计精巧,环环相扣,不需要过多维持。”

“哦,这样。”

雷狮绕着裁判球在空间里转了一圈,终于停了下来。

“还有什么问题吗?”裁判球问。

“没了。”

“那我们进入正题了。”

裁判球一挥手,空中忽然出现了六个塞了木塞的瓶子。这些瓶子形状大小都一模一样,透明的瓶体内翻腾着黑色的不明雾气,在裁判球的指挥下飞到雷狮面前,一线排开。

“这是什么?”雷狮问。

“是情绪。”裁判球解释道,“你们不是已经猜出了七宗罪的主题?这就是前六天你们被收集到的情绪,傲慢、饥饿、懒惰、嫉妒、愤怒、色欲,因为来自两个人,所以份量很足。”

“收集这东西有什么用?”

“这个世界是严格讲究轮回的,终为始,始也为终。就如你刚才问的那样,运行一个世界并不容易,就算已经环环相扣,还是需要一点驱动力。这个世界存在的目的是激发你们心里最阴暗的情绪,这些情绪的行动力无比强大,刚好可以做最有效的驱动能源。”

“但你现在只收集到了六种,”雷狮眯起了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还有一项‘贪婪’没被收集到。”

“是的,这就是安息日的主题。”裁判球又一挥手,一个空瓶子出现在最旁边,“七的确是完整数,但这种完整只限于神和宇宙,其下所有的生灵万物,都做不到完整,都必须伴随着——或者说依靠着——自己的残缺才能长久存活。”

“什么意思?”

“打个比方,比如你刚刚看的那七个盒子,它们都是立方体。”

“然后?”

“它们的展开图共六格,比完整数少一,但无论在什么方向补上那一格都没法再拼成立方体。”裁判球说,“人也是一样,不存在什么都完美拥有的情况,一旦得到了什么东西就必定要以失去什么东西的代价去换,这是不变的宇宙法则。”

“……你是要我做个选择?”

“没错。”

裁判球说着,忽然从显示屏内释放出一团雾气。那团雾气浓得像牛奶,从一小团延展到成人大小,酝酿了半天才散开。闭着眼睛的安迷修从那团雾剥离出来,睫毛在墙壁透出的各色光芒中投下阴影,安静得仿佛已经死去。

雷狮的表情几乎在一瞬间凝固。他想要冲上前,却被裁判球瞬间造出的空气墙挡在一米开外。

“你对他做了什么?”雷狮冷着脸,手上的雷电暴虐发响。

“他没事,只是被上了个锁。”裁判球说,“你有没有听说过月之暗面?”

“……听过。”

“那就好办了,月之暗面指无法被看到的那侧,放在参赛者安迷修的灵魂上也是一样的道理——他的灵魂并没有被剥离出来,而是锁在了肉体的暗面,锁在了他自己的身体里。不过镜子机关能力有限,当时在镜子前他并没有被锁死,而是留了一道口子,所以他的情绪才会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逐渐被唤醒,让他的行为越来越像完整的他本人。”裁判球比划了一下,“这种隔离理论上只能做一次,但只要他的灵魂未完全苏醒,我就能把灵魂整个扯回暗面,彻底封存起来,永久上锁。现在我已经把他重新锁住了,能打开那个锁的只有我一个人,请你在攻击我之前先想好后果。”

雷狮握紧拳头,眯起了眼。

“你在威胁我?”

“不是,我是在要求你做出选择。”裁判球撤了空气墙,把那个空瓶子推向雷狮,“前面六天收集你们情绪的手法有些卑劣,我承认,那么这次我把主动权交给你,由你决定你要不要交出这种情绪。”

“你自己已经说过了,还有‘贪婪‘没有被收集。”它继续说道,“安迷修的灵魂就在我手里,我随时可以把他变成那座森林里行尸走肉中的一员。我知道你和他的羁绊很深,也知道你现在恨不得炸了这整个空间。但成年人不讲童话,我说过,普通人是没法完整的,爱和痛快里只能选择一个。

“所以,你是选择留下安迷修的灵魂,交出‘贪婪’让我如愿,还是放弃他的灵魂,让这个独立世界和你们一起同归于尽呢?”

裁判球的声音依旧没什么起伏,仿佛只是在问“中午吃什么”之类的琐事。雷狮顿了顿,他想过最后一天会有抉择,却没料到抉择的对象居然是安迷修的灵魂。他看向安静站在那的安迷修,仔细看还有轻微的呼吸,但整个人在墙壁的照应下显得格外苍白,再加上长睫毛和没有表情却精致的五官,简直像个精心打造的人偶一样。没有灵魂的安迷修是什么样子雷狮已经见识过了,陌生冰冷,没有温度。雷狮一贯是骄傲且有仇必报的,他虽然不想让算计自己的人得逞,却也不想再看见安迷修的皮囊对世界露出那样无所谓的表情。

可能自己上辈子真的欠了安迷修什么,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因为他被恶心的人和事牵制。

雷狮这么想着,叹了口气,收紧了五指。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整个世界的所谓‘运行‘,其实是依靠这些元力球的能力才能维持的。在这里死去的参赛者的元力球都历经过大赛磨砺打造,能力强大,不会直接被大赛系统回收,而是留在这里,成为机关运转的齿轮。”他语气平静,全身的肌肉却都紧紧绷了起来,“而且我听你的意思,这里的运行并不受神的监督,运转动力也全靠新进入的参赛者的情绪来提供,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的能力其实也依附着这些元力球呢?

“不管多么强大的元力,终究都会有能力范围的尽头。我的雷电除了攻击外还有联结的作用,刚刚提问的时候,我把墙里那些元力球都连了起来,虽然不至于激发它们的所有能量,但贵在量多,你说对吧。”

他反转手腕用力一扯,坚硬的墙体立刻龟裂剥落,露出墙内那些形状迥异的元力球,每一个都闪烁着电光,被电网连在一起。那些不同颜色的光越来越强,最后凝聚成元力实体,在雷电的指引下瞬间涌向裁判球的内核。

裁判球后撤一步,单手举起,将各种力量困作一团,把攻击点从自己身上偏移开。

“我的能力应该比你想的要强一点点。”裁判球的显示屏出现了裂纹,但没有碎。它捏住拳头下压,那些被雷电疏导去的元力也因此下压,瞬间压得雷狮单膝跪倒在地上。

联结激活那么多元力球所需要的元力多到难以承受,雷狮的能量已经被耗得差不多了,从内到外都隐隐发虚。有腥味从雷狮的喉咙里涌了出来,他被重压压得站不直身子,甚至还通过雷电的传输感受到了那些元力球里残存的前任主人临死前的痛苦和哀怨,抓着他的心脏试图把他也一起拖进深渊里。

雷狮快要崩垮,裁判球看起来也不轻松——那些裂纹越来越密,越来越多,网一样铺在它的屏幕上。这场力量交锋还是它更占上风一些,于是裁判球又努力将手下压了一些,想要以此逼雷狮快点束手就擒。

“……是吗?”

雷狮吐掉一口血,突然咧嘴笑了。他转头看向闭着眼站在那里的安迷修,那家伙在这场对抗里毫发无伤,仍旧木偶一样站着。

 

“喂,又不是真的白雪公主,还等着我把你吻醒吗?”

================TBC==================


下章大结局!


评论(44)
热度(1157)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