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七日谈DAY7-7.0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预警:有很多个人恶趣味,大赛续写,ooc我流安雷,安略黑。
上一章:DAY6-6.7        下一章:DAY7-7.3
 
============================================

DAY7-7.0
 
门只容许一个人通过,雷狮推开门,先走了进去。
迎接他的是无止境的黑暗——不是那种只要眼睛稍加适应就可以看清周围轮廓的黑暗,而是实实在在的,没有任何光影的纯粹的混沌,仿佛再前进就会坠入无法被救赎的深渊。
身后没有第二个人进来的动静,连门被转动的声音也没有。安迷修做的武器在桥上的时候已经被雾气彻底化开,雷狮握紧了拳头,正想从这破开沉闷的噼啪声里抓出一个光团指路,忽然看见远处自动亮起了两个点。
先是只有两个很小的点,接着是四个,八个,一对一对由远而近被点亮,悬浮在半空。这些点发出的光都不太一样,雷狮戒备地看着它们渐渐亮起,等光芒蔓延到自己身边时才发现这些点并非光球,而是各式各样不曾见过的元力球。
混沌被两条线的光点划开,雷狮看见自己正站在一道很长的悬空的走廊上,笔直向两个方向无限延伸,看不见尽头。他身后没有安迷修,也没有门,走廊外是浩瀚星空,没有可见的边界,只有各色星星碎屑幽灵一样飘荡。雷狮顿了顿,试探着迈出第一步,鞋子落地发出沉闷的声响,紧接着有许多盒子从走廊下浮了上来。这些盒子飘在雷狮可见但不可触碰的位置,总共七个,一立方米大小,每一个盒子盒面的花纹都大相径庭,活物一般在盒面流动着。
他又是一个人了。
雷狮抬头看着那些盒子,不像是炸弹,也不像是礼物盒,没有重力一样在他面前懒懒散散地漂浮着。他伸手去够离自己最近的那一个,从指尖延展开的电光像另一只手,伸出一丝轻轻碰了一下盒子。盒子被撞到似的弹远了一些,立刻散成一张六平米的展开图,展开图中央困着一团浮动的星点,大概能看出是两个人手脚交叠的样子。雷狮认出这是第一天他和安迷修被困在那个小盒子里的状况再现,有点疑惑地想要再碰一下,但那团星点在他抬手的瞬间散了开来,连盒子也被蓝色的火吞噬殆尽。
还有六个盒子。
雷狮顿了顿,伸手去够,没想到第二个盒子居然径自落在他面前,挡住他的视线,转了几圈,然后突然爆炸成不可捕捉的碎屑。
这场爆炸除了迷眼外没什么了不起的伤害,那些盒子碎屑蹭过雷狮脸颊的时候,甚至还带来冰冰凉的触感,像一个很轻的吻。雷狮手里的雷电躁动起来,他摇摇头把那些迷眼的碎屑撇开,再睁开眼时,竟看到十四岁的安迷修站在三米外的位置。
呆毛,褐色头发,冷静的薄荷色眼睛,什么都和安迷修一模一样。
雷狮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有说话。无奈也好,歉意也好,安迷修的十四岁不是他所能染指的,而他真正在意的,也不是这个青涩的,还带着明显孩子气的安迷修。雷狮知道这就是和小安迷修的最后一面了,凡最后一面总归是安静一点比较好,不要吵,不要说些多余的话,就这么互相看一会儿,就足够了。
小安迷修望着他微笑,干干净净,没有尘埃。雷狮想起那个道别的梦里他也是这样笑的,心里有些酸楚,却不再像当初在梦里一样想要挽留他。
错误只是错误,邂逅也当作梦一场。小安迷修看着他,微笑着的嘴张开了些,做了一个“我”的口型,却好像因为嘴唇碰在一起引发了一场动荡,立刻像一盘沙子一样塌了下去。他要说的话仅止于一个“我”字,永远都没了下文。那些碎屑落下扬起的微风吹起了雷狮的鬓发,比吻还要轻,雷狮看见这些蓝绿色的碎屑水一样落在地上就迅速干涸,没有眨眼也没有喜悲,只觉得这阵风很凉,让人不忍辜负。
“再见。”他小声说。
空中还有五个盒子。
第三个盒子里面有一架投影仪,展开后立刻用光点投影出立体的画面,有他自己,有安迷修,还有许多碎石沙砾,还原的是当时内室里重力转换的场景。满目光点像星系一样安静地悬浮着,雷狮试着动了一下手,手指直线所对的那块石块一样的东西立刻随他的运动飞了起来,猛地打中旁边的石块,两者一起炸成一团光晕。
这场小爆炸波及了旁边的小石子,那些幸存的光点群小心地随气流避让开,似乎在努力不让自己被波及到。雷狮顿了顿,从那些石块上收回目光,沉默地看向仍旧飘在中央的自己和安迷修。
他们隔得并不近,一个领带飘起,一个头巾悬空,好像永远都不会碰在一起。雷狮抬起双手虚空握住这两群人形的光点,犹豫了一下,把它们向彼此轻轻一拨。
戴头巾的人和系领带的人向对方飘去,眼看着就要像石头那样的死物一样撞毁,却没料到系领带的人忽然动了起来,伸手以拥抱的姿势去接戴头巾的人。两副躯壳柔软地无声相碰,超新星爆炸一样冒出耀眼的光,把周围的所有光点都吸引进去后又开始收缩,从一个大球收缩成一个点,最后收缩不见,只剩下还没拆封的四个盒子在空中飘着。
这算同归于尽还是方得始终?雷狮不知道该对这场景做何评价,他沉默一会儿,开始动手拆第四个盒子。

第四个盒子不出所料带来的是镜子,两面,和长走廊一样宽,前后都一面,挡住所有去路。雷狮前后看了看,无数个自己被困在镜子里,想要伸展手脚都不能够。寒冷的气息从镜框边开始蔓延,镜面内渐渐结了冰花,在镜子里自雷狮的腿一直爬到他的脸上,居然让镜子外的雷狮也察觉到了冷。
雷狮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真的结了冰,再抬头,长走廊已经不见了,两面镜子连成了一个完整的弧面把他困在了里面,狭小的空间里到处都是冰霜。他抬手想调用元力,但手心里冒出来的却不是雷电,而是一股不可见的热流。
他顿了顿,抬手试着拿这股力量擦了擦镜面。
第一下,霜花散了,镜子里出现了国王雷狮傲慢的脸。
第二下,镜子里换成了满脸血污,脸色苍白的海盗雷狮。
第三下,镜子内出现的是十九岁的安迷修。
雷狮很惊愕,镜子里的安迷修也露出一模一样惊愕的表情。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手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绷带和白衬衫袖子,下面是黄纹的黑领带,再往下看还有眼熟无比的小红鞋。
这变化让雷狮觉得惶恐,他换了只手去触碰镜子,想把那些霜花结回去再来一遍。镜子里的人和他一样抬起了手靠近镜面,雷狮伸手的时候忍不住和他对视了一眼,突然在手掌碰到镜面的前一秒改变了主意。
他伸出了两只手,不再是去贴镜面的姿势,而是去拉镜子里那个人的姿势。坚硬的镜面忽然变成了水帘一样的假屏障,他的手穿过了那层光影屏风,随即被穿过来的那双缠着绷带的手用力拽住,猛地拉出了镜面世界。
那双手拽他的力气很大,雷狮顺着惯性趔趄了几步,发现自己已经跌回了空空的走廊上。他抬头看,第五个盒子落在地上,已经被打开了,里面站着一个黑影,是安迷修的轮廓,手还保持着拽他出来的姿势。
没有颜色大概是因为残缺,但他究竟怎么自己从盒子里出来的,谁也不能知道。雷狮反握住他的手,小声说了一声“谢谢”,那团黑影愣了愣,摇了摇头,随即和脚下的盒子一起溃散不见。
还有最后两个盒子飘着。
雷狮低头看了看,手套回来了,外套和裤子都回来了,他仍旧是雷狮,并没有变成安迷修。被情感抹去自己的模样最为可怕,雷狮很少为什么事恐惧,刚刚却实实在在觉得是一场噩梦。他抹了把脸,手套粗糙的布料划过脸上的皮肤带着明显的刺痛,明明白白是真实的他自己的模样,让人心安。

雷狮还在回想镜子里的事,倒数第二个盒子见他迟迟不理自己,竟主动落了下来,缩成魔方大小落在他手心里。雷狮接住了它,看它慢慢变得完全透明,再看见暗红色的吻痕从盒子落下的位置种在自己皮肤上,一路蔓延到胳膊,扩散到全身,用酸涩侵占他的感官,最后爬到他耳边,化为一声转瞬即逝的呻吟。
“嗯……”
是安迷修的声音。
雷狮心头一跳,再去看胳膊,那些吻痕已经消失了,连身上的酸涩感也无处寻踪。他看了眼空中的最后一个盒子,那个盒子和其他盒子都不同,没有任何流动的花纹,六面空白,像块大方糖一样在空中飘着。
“……有什么事都快点了结吧。”雷狮皱着眉对盒子说。
那个盒子似乎能听懂他的话,竟自己飘了下来,落在雷狮跟前,落地时发出重物砸在地上的闷响。前后的漫长走廊忽然开始翻滚折叠起来,变成墙壁、天花板、地面,把那些元力球吞没在墙体内,然后褪色漂白,围成一个纯粹白色的空间,里面只有雷狮和那个盒子。
雷狮后退了一步,把雷电控制在手心里,戒备都看着那个盒子动了动,翻滚几下破开一个口子。
一只裁判球费力地从里面钻了出来,和以前看见的那些一模一样,傻里傻气的,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的样子。雷狮抢先用雷电在它身边布了一张网,正要收紧,突然被不知名的磁场立刻破解了所有企图攻击的元力。
“你好啊,参赛者雷狮,恭喜你挺到了最后一天。”
像是一点没有看到雷狮戒备严肃的表情,那个裁判球快活地飞在了空中,还舒展身体似的转了好几个圈。


“欢迎来到第七天。”
它没什么感情的机械声在空间里响起了回音。
 
“今天是安息日。”

================TBC==================

评论(48)
热度(1120)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