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七日谈DAY6-6.3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预警:有很多个人恶趣味,大赛续写,ooc我流安雷,安略黑。

上一章:DAY6-6.0             下一章:DAY6-6.7


============================================


DAY6-6.3

 

外面是不管白天黑夜都昏暗的森林,孤魂游荡,荆棘遍地,身下垫着被各种体液弄脏了的陈旧毯子,屋子里没有灯,只有摇摇晃晃的蜡烛,身体里还有无法彻底清理干净的异物,每一面的情况都不能更糟糕。

但来到这里这么久以来,这是雷狮第一次因为自己想睡才睡了,没有做梦,没有负担,也没有人来吵他。他就像漂在黑色的海上,头枕波涛,半蜷缩着仿佛死去一般,为这许愿屋一般绮丽荒诞的经历沉眠一场。

等雷狮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夕阳已经照了进来,安迷修逆光坐在那削树枝,上完床忘记整理的头发在阳光下蓬松地发着光,很适合林中独居山神的想象。雷狮看了看自己,好像是被人在睡梦中清理过了,说不上干爽倒也不难受,倒是腰上腿上青紫的指印看起来缱绻过了头。

雷狮跳下床,腿有点发软,却没到不能走的地步。他觉得不爽,走到安迷修面前,把安迷修正专心对付着的树枝拨到一边,自顾自坐上安迷修的大腿,捧着他的脸,交换了一个长长的吻。

“为什么突然吻我?”安迷修扶住雷狮的腰,有点疑惑。

“不喜欢?”雷狮挑眉把他的刘海撩开。

“……不排斥。”安迷修想了想,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就行了,反正我喜欢。”雷狮翻身从他腿上下来,“你在做什么?”

“我和你的武器不是丢了吗,我去找了几根树枝,做了点武器。虽然没有雷神之锤好使,但有总比没有强。”

安迷修把手中的成品递给雷狮,雷狮瞧了瞧,树枝的长度和雷神之锤差不多,拿在手里还算称手。昨天消耗的元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雷狮调用了一下,充盈的雷电能量瞬间爬上那根新武器,用无数细小的银紫色电光鞭子一样抽打着空气。

这个新武器是眼下所能有的最好的了,雷狮笑了一下,撤回雷电把树枝点在地上。

“你可想好,给我武器的话,想杀我就更难了。”

安迷修摇摇头:“不会杀你。”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安迷修皱着眉不确定的开口。

雷狮顿了顿,俯视着他:“你知道什么是喜欢?”

“我还是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是不一样的,和所有人,所有事都不一样。我看到适合做武器的树枝的时候,第一时间想起的是你拿着雷神锤杀野怪的样子,连自己的剑都是跟在雷神之锤之后才想起来。而且我不想你死,就像我不想自己死一样。虽然我还没有感情的概念,但我估计这些心情和‘喜欢’是同一种感觉吧。”

安迷修说这话的时候意外的认真,明明内容很粘腻,语气却很严谨。雷狮想起曾经对过去的自己形容“喜欢”时的说辞,又低头看了看手里那根精心削去凸刺的树枝,缓慢地眨了下眼。

“你觉得喜欢就是独一无二么。”

“可以划等号吧。”安迷修看着他,“难道我说错了?”

“好啊,既然你自己觉得是,那就把问号去掉再说一遍。”雷狮笑着说。

安迷修皱了皱眉,疑惑了两秒才反应过来雷狮说的是刚刚自己那句“我喜欢你”。

“为什么要我再说一遍?”他不明白了。

“没有为什么,我想听。”

“……好吧。”

安迷修从椅子上站起来,整理好衣服,拿出一副宣誓的认真气派,还清了清嗓。

“我喜欢你,安迷修喜欢雷狮。”他凝视着雷狮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还对雷狮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说完了。可以给我一个吻吗?”

“为什么要我吻你?你不是仅仅‘不排斥’接吻吗?”雷狮笑了笑,对他的邀请无动于衷。

“我现在大概是‘喜欢’了。和你接吻很舒服。”

安迷修走过来,把雷狮推到墙上,抓着他的腰亲吻他的喉结和下巴。雷狮一开始还只顾笑和得意,被亲了几遍后也躁热了起来,于是把手搭在安迷修的肩上认认真真地和他接吻。嘴上昨天被咬破了的地方都被很小心地照顾到,又痛又痒,于是让唇舌相碰都变得更色情了起来。安迷修的手碰过腰上那些瘀伤的地方有些痛,雷狮皱了下眉,故意把一条腿挤进安迷修的腿间,顶起膝盖去碾安迷修的裆部。

安迷修呼吸一停,松开了雷狮。

“……你还想做一次吗?”他不确定地看着雷狮的紫色眼睛。

“想啊,当然想,”雷狮故意当着他的面舔了舔嘴巴,“但我们还得想办法出去,没那么多时间干龌龊事。”

“……那你不要拨撩我。”知道被耍了的安迷修眯起眼,从裙摆摸进去,带点警告意思地在雷狮大腿上用力蹭了一下。

雷狮噤了声,悻悻地收回腿,毕竟真要擦枪走火,更吃亏的一定是他自己。他的腰现在有点酸软,虽然还没到影响行动的地步,但如果不知节制地再做一次,怕是走远路就有困难了。七宗罪的主题已经点亮了六个,最后的恶战就要来临,他和安迷修必须调整好状态去面对才行。

“你都做了武器了,是已经知道该怎么办了吗?”

雷狮站直往后靠了靠,想推开安迷修,安迷修却变本加厉地抱着他开始亲吻他的颈侧。

“只是找到了个线索,但还没有头绪。”他没什么起伏的声音从喉边响起,说完后又去咬雷狮的皮肤,用牙磨他脆弱的动静脉。

“什么线索?”雷狮一边说一边皱着眉别过头,“别蹭了行不行?”

“你不喜欢?”安迷修从他颈间抬起头来。

“倒不是不喜欢,但毕竟是在讨论生死攸关的正事——”

“那就行了,”安迷修又把头埋回去,深深吸了一口,“反正我喜欢。”

这说辞好熟悉,雷狮一愣,立刻咬着牙抓住安迷修的头发,不客气地把他的头从自己身上薅起来,

“喂,安迷修,有样学样挺厉害啊。”

“……这就厉害了吗?”

安迷修顿了顿,露出一点微笑,看了雷狮嘴角狼狈的深色吻痕一眼,不再说话。

于是昨天晚上如何被摁在床上几遍凌辱的真正“厉害”的记忆又涌了上来,雷狮被噎住了,腰上一阵酸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于是赶紧干咳几声扯开话题。

“不要被今天的主题洗脑了,你快说正事。”

“我只是有一个发现,还没头绪。”安迷修的表情终于严肃了起来。

“发现了什么?”

“我去找树枝之前,本来打算给你留一条语音,结果在语音栏下面看见了一串代码。”

安迷修打开自己的手环,深蓝色投影显示了出来,在一大串操作提示的最角落的确有一行不起眼的短代码,内容是“ZW62129”。

“我记得你在第二天和第三天的时候也给我留过言。”

雷狮调出手环里的记录,第三天的录音还在,第二天的内容虽然已经被删除了,末尾的代码却留了下来,装作一串没有意义的错误数据躺在这个老旧的手环里。

第二天的对应代码是:Z36518;第三天是:Z369113。

这三串代码长短不一,唯一的共同点只有最开头的字母都为“Z”。雷狮拿来笔记本,撕下一张纸把那三个数字誊写在纸上,试了几种方法划断都还是找不出任何规律。

“只有三串代码,有点少,巧合太大,没有普遍性。”他摸了摸下巴。

“……其实还有一个,我在第四天进最后一面镜子前录的。”安迷修看了眼雷狮,有些犹豫地从手环里调出记录。

一串语音放了出来,是还有灵魂的安迷修留给雷狮的话。雷狮侧着头听完了,表情有些微妙地看着眼前的安迷修,但终于还是没说什么,只把末尾的代码摘出来抄在了下一行。

第四串代码是“Z371156”。

四串代码整齐地写在纸上,雷狮想了想,又把丢在一边的笔记本拿在手里,从头到尾彻底翻了一遍。本子里冷静的记录虽然不多,但也不至于完全没有,雷狮翻了两遍,终于在某个角落又找到一串全新的代码。代码的内容是“Z36567”,按记录者的说辞,是在一个“异兽吟唱大海之声的地方”留下来的。记录者在笔记里说自己隐约觉得这串代码大概有什么用,不过因为只记录了这一个,没有其他参照,所以只能暂时记在角落以供后续行动。

这五串数字相差甚远,安迷修拿过笔在第一串代码上又尝试划分了一下,忽然皱起了眉毛。他看向雷狮,雷狮也正好看向他,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雷狮打开自己的手环摁下了录音键,迅速造了一条新的记录。

安迷修凑过去看,新纪录的代码是“ZW62129”,和第一条一模一样。

这结果是预料之中的。雷狮松了口气,他接过安迷修手里的笔,照着他的划分法把后面的四个都划开,再重新排了一遍序。

“没错,”他放下笔宣布道,“这就是——”

===========TBC===========

 

你们猜是什么(。

答案在下一篇lof,里面有彩蛋(。)



评论(40)
热度(1245)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