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你的名字是最短的情书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七夕一更。

 @万象都是你眉眼  点的一起过七夕+ @٩( 'ω' )و 点的小姑娘卖花+ @Drive. 点的年下。(如果@错了真的很抱歉 !)

大学生×上班族的约会,甜饼OOC。

==========================

 

长串的彩灯从树顶一直长到各家店的门口,绕门一圈再落在装饰用的盛放的玫瑰上,哪怕下着雨也不曾暗淡。大大小小的粉色光晕侵占了所有正常的色觉感受,情侣们牵着手从身边经过,香水的香气,蛋糕的香气,笑容的香气,甜蜜到让人心痛。

已经快入秋了,雨又下得不算小,四处飘散寒气和暖色灯光实在完全不搭调。安迷修坐在广场中央的喷泉边,手里攥着一个信封,撑着伞,手脚都冰凉,鸡皮疙瘩也冒了一遍又一遍。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八点半了,离约好的时间过去了一个半小时。雷狮在六点半的时候发给他说自己要加班,会晚点到,安迷修问大概要到几点,那边却再没了消息。雷狮忙起来的时候总是这样人间蒸发似的,安迷修捏着手机叹了口气,怕自己换了位置雷狮找不到,所以哪怕冷得哆嗦也还是一直在冒雨坐在这里等着。

这是常有的事。安迷修还在上大学,雷狮却已经是上班族,两个人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作息天差地别,能空出时间见面都实属不易。昨天接近凌晨的时候,雷狮发给安迷修说今天下班后会去找他,安迷修捧着手机从被子里弹起来,愣了半天才把信息框里准备踩点发出去的“雷狮,七夕快乐”一个字一个字删去,改成一个单独的看不出情绪的“好”字。

不能怪安迷修思考不周,雷狮的公司最近在审计,忙得回家后和安迷修随便聊几句都能突然睡过去,安迷修实在没想到他能抽出空来找自己过七夕节。情侣座烛光晚餐是别想有了,安迷修大半夜辗转托人问了半天,总算在一家口碑不错的日式拉面小店订下了两个挨着的位置,又高价买了两张巨幕第四排的连座电影票。

电影的开始时间是七点半,吃着爆米花吐槽片子的计划已经彻底泡汤了。安迷修抱着胳膊肘摸了摸露在衬衫外的皮肤,觉得冷,又捂住嘴哈了口气用力搓了搓冷到不太灵活的手。

其实出门前他花了很长时间挑衣服,但学生的衣柜总是有限的,基本没几件可以拿来正式约会。安迷修自己拿不定主意了,发信息问雷狮是想看穿风衣的自己还是穿棒球衫的自己,雷狮过了半小时回信息说:“还是衬衫吧,就我们第一次见面你穿的那身,那身看起来最适合你。”

好,那就还是衬衫吧。安迷修听话地把所有拔出来的衣服又塞回了柜子里。

但天气实在有点冷,衬衫又薄,被雨湿了一点就贴在皮肤上,把所有热量都一起带走。安迷修撑着伞的那只手都有些僵住了,所以当雷狮终于来电的时候,他虽然恨不得一秒就接起来,却花了四五秒才准确摁下接听键。

“今天我车限行,坐地铁来的,没带伞,你来接一下我吧。”雷狮这样说。

安迷修答了好,关掉手机从长椅上站起来,于是被他保护了许久的长椅一瞬间就被雨水吞没殆尽。他没去管,径自向地铁站的出口走去,终于活动起来的手脚总算没那么冷了,心也在咚咚狂跳。

情侣们都在约会,地铁站人倒是不多。安迷修撑着伞站在扶梯口边,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拐过弯从转角出现,走上扶梯,一手插着兜,在仰头对上自己眼神的时候微微笑了起来。

安迷修也笑了,他默默地凝视着雷狮,等着扶梯慢慢把他许久未见的爱人送到自己面前,仿佛什么仪式一样庄重。

 

“加班。”

“嗯。”

“冷吗?”

“还行。”

“我饿了,先去吃饭吧。”

“好。”

 

然后雷狮就插着兜径自往站外走,仿佛笃定安迷修会跟上来给自己打伞似的。安迷修追上去用自己的伞护住他,眼睛盯着雷狮那一截白皙的干燥的后颈,想,这家伙为什么觉得我一定会给他打伞呢?

雨还是挺大,冷乎乎的让人难受。他们沿着马路边往面店走,安迷修把伞向雷狮那倾了一些,这一天里第一次很感谢这场雨,感谢它能帮自己把雷狮困在这把小小的伞下。

他想和雷狮说话,说什么都行,但鉴于他们两个相处时总是这样沉默,竟也找不到什么突破口。有辆车从人行道旁开过,速度不慢,溅起了一片水花,安迷修把拽住雷狮往里躲,意外顺理成章地半搂了一下。

“……你手怎么这么冷?”

雷狮停下来,把隔着几层布料贴着自己腰的手抓在手里,打量了一下安迷修的穿着,想起这身衣服是自己要求的,也就什么话都没再说。安迷修看见雷狮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没有缩,也没有躲,任他暖和的手握着自己。

“还好,吃个饭就不冷了。”他反抓住雷狮的手,继续向面店走去。

 

面店不大,人却很多,他们的位置在公共长桌的中间,没有任何隐私可言。安迷修去够筷子的时候,坐在筷筒旁边的情侣忽然开始接吻,他赶紧收起目光坐回来,偷偷看了眼雷狮,雷狮正在喝汤,对着食物收敛了所有锋芒,很安静地坐在这家风格古朴的面店里,和周围那些人仿佛拿什么透明的屏障远远地隔开了。

我眼中独一无二的人。

安迷修递给他筷子,递完后也没急着吃自己的,而是拿起手机,打开了微信。他写了“想吻你”三个字发给雷狮,那边雷狮的手机立刻发出收到信息的“叮”的一声,把雷狮正要夹面的手拦了下来。

雷狮放下筷子,看了眼手机,愣了愣,转头看向安迷修,又看向筷筒边依然亲热着的情侣,随即明了地笑了起来。他在手机上摁了几下,没多久就又继续吃面,安迷修滑了滑聊天框,雷狮的新消息弹出来理直气壮地盯着他。

“不可以,你的面里有洋葱。”

安迷修握着手机笑出了声。

 

从面店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两个人都得坐地铁,安迷修宿舍还有门禁,不得不就此分开。雷狮看起来已经打算要道别了,安迷修先一步抓住他的手,拿食指缓慢地划过他的手心,把他所有要说的道别全都堵了回去。

“……不可以,”雷狮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明天有会。”

安迷修顿了顿,别过头,收回了手。

“好吧。”

说不在意是假的。他们已经很久没见了,安迷修又正是情感和情欲都泛滥的年纪,自然想和自己正正当当的恋人多一些时间呆在一起。他虽然嘴上妥协了,脸上却一点没打算掩饰自己的低落,故意要让雷狮看见。这样仗着幼者身份有恃无恐的安迷修实在少见,雷狮抿了抿嘴,想开口说什么,却忽然被一个清脆的童音打断。

“大哥哥,今天是七夕节,你们要玫瑰花吗?”

问的人是个小姑娘,七八岁,扎着麻花辫,穿着小裙子,随身背着个小包,手里还捧着几支包好的玫瑰。拿小孩子做节日营销的把戏雷狮并不喜欢,他看了眼那些娇艳欲滴的花朵,冷淡地说:“不用,我已经准备了礼物了,不需要玫瑰花。”

“可,可……”小姑娘被呛得有点着急。

“没事,我买一朵。”

安迷修蹲下来,问了价格,从小姑娘手里买了开得最漂亮的一朵红玫瑰。推销成功的小姑娘立刻走了,安迷修拿着花站起来,看见雷狮双手环胸,一脸不理解地看着自己。

“安大学生闲钱很多?”

“……行善积德而已。”安迷修把花递给他,“送你了,七夕快乐。”

“我不要,我要礼物,玫瑰花是小朋友才喜欢的东西。”雷狮动也没动。

“那小朋友的情书你要不要?”

安迷修把刚刚一直放在兜里的信封拿出来,和玫瑰花一起递给雷狮。雷狮接过来,看了眼信封上精心印的火漆,又看了眼安迷修,突然凑过来要吻他。

“我点的面里可有洋葱。”安迷修别过头躲开。

“没事,我不讨厌洋葱。”雷狮把他的脸掰回来,强硬地亲下去。

他们还在大庭广众,旁边有很多情侣,但安迷修一点也不想去在意有没有被别人看着的事。他搂着雷狮的腰黏糊糊地接吻,忽然觉得自己和雷狮与面店里那对忽然开始接吻的情侣其实并没什么不同。

大家都被爱冲昏了头,大家都是笨蛋。

 

回宿舍已经十点半了,安迷修兜里还有接吻时雷狮塞进来的“送给小朋友的礼物”,也是信。安迷修没告诉雷狮自己的所谓情书其实只写了他们俩的名字,正文内容都是空白。他选的信纸末尾署名处自带“Yours”,换行后才是签名处,当时安迷修绞尽脑汁想不出该怎么写内容就先去写了名字,落笔的时候突然觉得这整封信其实只需要这两行,说得太多反而像小男生告白,还不如不写。这份礼物是大学生临时所能准备的最精心的东西了,安迷修本来已经做好了被雷狮嘲笑的准备,没想到雷狮非但没笑,竟然也送了自己一封。

这封信没有火漆,信纸也很普通正式,是雷狮惯有不爱麻烦的风格。安迷修把信纸展开,上面连署名都没有,只在正中央写着几个字,朴素到可怜。

 

“亲爱的,安迷修。”

 

六个字,两个标点。

这就是安迷修人生收到的第一封情书。

 

=============FIN============

 

 

玩了一下安迷修名字谐音“I MISS YOU”的梗。


评论(62)
热度(1786)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