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And So Are You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然汪 汪太点的画手×文手,本文手也不知道这个画手点这个梗的时候究竟在居心叵测些什么(小声逼逼

OOC架空小甜饼,请勿代入三次元真文画手!

=============================


布伦达这个ID第一次空降tag的时候,安迷修其实并没有什么感觉。

自古以来画手和文手就是互相养活的关系,有粮吃大于天,当天安迷修的首页几乎被这篇文的推荐狂轰滥炸了一遍,想不看就都不行。有说得上话的同圈好友拿文章链接弹安迷修小窗,链接后紧跟着一大堆感叹号,画完画正吃零食的安迷修拍拍手上的饼干屑,回了一句“我去看看”,戳开链接的时候满肚子好奇。

文章是试水的短篇,好吃程度配得上文爆炸增长的热度,人物形象把握得模棱两可不出错,安迷修上下翻了三遍,点了一个小红心。

他退回qq,说了一句“挺好看的”,好友隔了三分钟回了一句“你等会儿”,立刻就把他拉进了一个新群。

新群里人不多,大部分都是安迷修眼熟的,除了那个新来的布伦达。聊得火热的大家停下来和安迷修打招呼,安迷修还没来得及回,刚刚拉他进来的那位忽然把他夸布伦达的那句截图发了出去。

他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

幸好一直不怎么出声的布伦达及时回了个插科打诨的表情包,大家附和几句起个哄,也不见得尴尬。安迷修摸摸额头笑自己社交恐惧症什么都不安,正纠结要不要屏蔽这个群,没想到下一秒就收到了布伦达的好友邀请。

他犹豫了一下,点了同意。

过了两秒,头像是某戴头巾男子背影的布伦达发来了一则消息。

【布伦达:冷热流太太?】

安迷修很惶恐,回了一句,是我。

【布伦达:很喜欢太太的画。】

【冷热流:啊,谢谢!】

然后布伦达就再也没发来消息。

那头布伦达还在群里和大家尬聊,安迷修退出来,暗自嘲笑自己的聊天能力大概已经无法拯救了。他喝了口水,又点开链接看了一遍布伦达的文,想了想,在小红心旁加了个小蓝手。

 

布伦达第二次找他就是约稿的事,约的本子封面,时间很紧。安迷修报了个价格,布伦达没意见,合作也就正式开始。这本要出书的长篇安迷修其实也有断断续续地看,文笔内容都比当初那个试水的短篇精彩得多,安迷修问布伦达有没有什么想法,布伦达干脆利落地回说没有,还没等他问第二句就说自己有事下了线。

然后安迷修才反应过来要发愁。

刚刚光顾着高兴能参与喜欢的本,完全忘了自己最近已经接了不少稿子。布伦达这边要求这么紧张,安迷修掐指一算,知道这周末的懒觉是别想睡了。

布伦达的长篇走的汪洋恣意的风格,封面该怎么画并不好定。当晚安迷修想破了头也没想出个满意的方案,做梦都在想着画稿子,睡得一点都不踏实。第二天醒来,他翻个身打开手机,两条未读提醒,都是布伦达发来的。

【布伦达:本宣提前到明天了。】

【布伦达:你画得怎么样了?】

安迷修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

【冷热流:明天??????】

【冷热流:昨天来约稿的时候都还没事,怎么忽然提前了??????】

【布伦达:你画不完?】

【冷热流:……】

【布伦达:那不就好了。】

【布伦达:你今晚有事吗?】

【冷热流:……没有。】

【布伦达:那八点你开个直播画,也方便我看一下进度。】

【布伦达:先下了。】

安迷修被这人的理直气壮噎得说不出话。

 

但安迷修是个守信用的主,接了单就是接了单,答应要画的,就算修仙到死也要给人赶出来。虽然半强迫的姿态有点不爽,但直播能让他画稿速度变快是事实,他想了想,还是任命地发了直播通知。

直播倒也不是第一次,只是安迷修一直用的变声器,刚换了电脑还没适应操作,怕出直播事故就停了一段时间。晚上八点,他打开直播喂了一声,觉得变声器调得声音有点高,摁了个键,还没说话,屏幕上稀稀拉拉的弹幕忽然糊墙一样开始刷屏。弹幕糊得安迷修根本看不见自己的直播画面,他下意识问了一句“怎么了”,音响里出来的居然是他自己的原音。

摁错键了。

摄像头的小绿灯暗戳戳地亮了起来,安迷修一愣,手忙脚乱地赶紧拔了它的线。黑漆漆的画面上弹幕刷得更加疯魔,有人开始刷礼物,还有人刷了小电视。安迷修盯着屏幕脸红地爆炸,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补救,一瞟眼看见刷小电视的人的ID居然就是布伦达。

安迷修发了句抱歉,立刻把直播关了。

Lof的私信提醒开始不停弹跳,qq也是,安迷修捏着手机一律屏蔽不看,心也跳得厉害。他打开和布伦达的对话框问他干嘛送小电视,布伦达没急着回答,先发了一张电脑截图,图上有他凑得很近的下半张脸,看得见他穿着的白衬衫黑领带,喉结也看得清清楚楚。

【布伦达:原来你是个男的。】

【布伦达:小电视就当送你的吧。】

【布伦达:记得画稿子,明早给我,下了。】

安迷修捏着手机,竟不知道这三句话里哪句话对自己的冲击最大。

 

他那晚修仙到深夜,凌晨就搞定了封面,发给布伦达,布伦达说了句收到,辛苦了,就再没其他什么话。安迷修松了口气,洗了个澡,打开lof逃命似的发了句“没错,我是男的”,发完后把手机丢在客厅拿靠枕摁住,跑回卧室拿被子蒙过头躲起来。他想,天呐,我的性别暴露了,想着想着打了个哈欠,下一秒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安迷修大中午才醒,醒了鼓足勇气打开手机,铺天盖地的评论意外都很可爱包容,还有哭着喊着要嫁给他的。安迷修有些感动,给自己泡了杯茶,正要喝,一刷新看到布伦达新发了一个短篇叫《Red》,标题一如既往地性冷淡的短,只是短篇前的设定介绍里难得多了句和文章内容没关系的废话。

“我也是男的。”

安迷修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

 

《Red》的设定是海盗×骑士,从人设到服装都和安迷修以前画过的某张设定一样,只是攻受调换了一下。这个短篇写得无比香艳,安迷修看了一遍,心里觉得奇怪,倒也没说什么。过了几天,布伦达又更新了一篇《Blue》,和《Red》一样爆炸好吃,但还是抄的安迷修的某张设定,还是反了攻受。有粉丝私信问布伦达是不是针对安迷修,安迷修犹豫了一会儿,虽然回说:“没关系,我们是朋友。”却还是把这两篇文默默记了下来。

不管是性别的事还是借梗的事,他都没问布伦达,布伦达也没来解释,于是就这么搁置了下去。半个月后布伦达问安迷修地址寄样刊,安迷修给了真名,被布伦达笑说是个古里古怪的洋名字,嘲笑得不带枪不带刺,说得安迷修哑口无言。安迷修不服,但没过几天收到包裹,看见寄件人上写的不是“布伦达”而是“雷狮”,也就不再生气了。他拆开包裹,把飞机盒里崭新的本子和几颗奶糖拿出来,认认真真放在餐巾上摆拍了张艺术照发给布伦达。

【冷热流:本子收到了,好看。】

【冷热流:雷狮是你的真名吗?这名字可真够霸道的。】

过了一会儿,布伦达回了消息。

【布伦达:是我真名。收到就好。】

【布伦达:糖甜吗?】

刚把糖塞进嘴里的安迷修打了个“甜”字,还没发出去,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的脸噌地红了。

 

================FIN===================

没get到梗的请点这里。


评论(57)
热度(2062)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