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卜呀红芹菜

虽然已是不够纯真的年纪,但仍旧来得及说些什么,大约也并没有太晚吧。

【安雷】七日谈 DAY5-5.0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预警:有很多个人恶趣味,大赛续写,ooc我流安雷,安略黑。

上一章:DAY4-4.7    下一章:DAY5-5.5

今天是那个女装——

============================================

DAY 5-5.0

 

大概那种催眠药物有助梦的功效,这一次雷狮又做了梦,梦见无数个他出现在身边,穿什么样式衣服的都有,很拥挤地站在一起,把他埋没在里面。雷狮透不过气想出去,旁边的人亦是如此,于是都推推搡搡的,几乎要打起来。有人撞到了雷狮,雷狮没了耐心,反手拽住他的衣领,拳头都已经挥到了一半,忽然透过层层人群看到十四岁的安迷修一个人站在远处,身上飘着浅浅的青色的光。

比起之前的最后一面,现在的雷狮缠着绷带,衣服也不见得干净,一副摸爬滚打的大人的模样。小安迷修干干净净地站在那,清澈的目光几乎也透过各种各样的雷狮看着他,于是雷狮忽然开始在意起自己的形象来,松开拽着布料的拳头,还抹了把脸上被旁边人沾上的血。

他对小安迷修笑了笑,想说,过来站在我旁边,但想了想又觉得那么混乱的打斗,误伤是难免的,还是别让小安迷修过来比较好,就又开始重新措辞。隔在他们中间的人那么多,说了也不知道听不听得到,雷狮还没开口,小安迷修倒是先张了嘴。

“我应该站在远处。”他说。

明明隔着那么远,雷狮却把他小声说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周围人还在自顾自打着架,雷狮有点发愣地远远望着他,看见他的身体像当初离开一样被青色的雾包裹着,从脚部一点点散去,只是这一回散去了就是空无一物

“我不该打扰你的人生,”小安迷修像是没发现自己正在溃散一样微笑着继续说,“站在你身边的时候,我只能注意你脆弱的喉管或是想吻你,太可惜了。

“你有着连龙都想收集的灵魂,没有我干预的你才是最完整的。

“七公分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只有距离才能抹平,所以想欣赏完整的你的话,我只能后退到这里。

“我不想你为我低头。”

他敞开怀抱向后仰去,雷狮下意识想伸手去拥抱他,可距离太远,于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触地前散作飘渺的青色的雾,连一句“再见”都吝啬不给。

然后雷狮就醒了。

他仰躺在一间小小的简陋的木屋里,身下是一张正儿八经的床,床上还铺着毛毯,和以往的荒郊野外比起来简直豪华得不可思议。屋子里很暗,雷狮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坐起来,觉得触感不对就低头看了看,忽然发现常穿的衣服不翼而飞,而自己身上分明套着一条公主长裙,上头露肩,裙摆长至脚踝。

雷狮愣了愣,第一反应是撩起裙摆摸了摸,确定自己只是改了穿着后松了口气,然后才记起来要发火。他扯了扯裙子,摸到背后束腰的丝带后立刻意识到这条裙子凭他一个人根本脱不下来,于是更加生气。他黑着脸想下床找找有没有剪刀之类的东西,往床边一看,一双大码红色高跟鞋整整齐齐地摆着,巴不得气死他似的。

裙子是用绸缎做的,腰边还打了好几个蝴蝶结,简直是侮辱。雷狮用力把高跟鞋踹开,光脚跳下床,碍事的裙摆于是跟着拖在地上,咬着他不松口。他咬牙切齿地把裙摆拽起来握在手里,正要迈步,忽然撞见一身森林猎人打扮的安迷修端着一个陶碗走进来。

明明只分开了一天,却好像几辈子都在错过。矫情太多不是他的风格,雷狮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忍不住有些庆幸地想:太好了,我没有死,他没有死,总算是再见面了。

“你醒了?”看到他光脚站在屋子里,安迷修也是一愣。

“醒了。”雷狮偏过头,有些不自在地低头把露肩的裙子往上提了提,“你从看到我的时候我就是这副打扮了?”

“是啊。”安迷修若无其事地把盛着水的陶碗放在茶几上,“你渴不渴?”

“……你难道不应该先帮我找衣服换上?”雷狮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你不喝的话我喝了。”安迷修瞟了他一眼,在茶几旁坐下来,把陶碗里的水一饮而尽,抹抹嘴,从外套的大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还有一个老旧的笔记本。

“没有衣服可换,我已经把这个小屋翻过一遍了,除了这把匕首和这个本子,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

“本子里有什么?”雷狮把碍事裙摆扯开,缠在大腿边打了个结。

“我打不开。好像只有你才能打开。”安迷修摇摇头,看了眼他露在裙外的两条白腿,皱了皱眉,“虽然你是男的,裙子总归是礼服,你这样不合礼数,太粗鲁了,不能这样穿。”

刚凑过来想拿笔记本的雷狮愣了愣,下一秒就换了目标奋力去抢那把匕首。一直神色如常的安迷修似乎早就料到了他要做什么,左手一扯他裙下乱糟糟的飘带把他扯离茶几,右手迅速地抢过匕首护在身前。

被拽得几乎趔趄的雷狮看了眼他脖子上的咬痕,眯了眯眼:“你是谁?”

“该说不愧是雷狮么,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没有的东西果然学不来啊。”

安迷修低头笑了笑,刚刚古怪的温和气质卸了个干净。他放下防御的姿势,把匕首的刀柄在指间转了几圈,挥起来深深插在茶几上。雷狮防备地看着他抬手把断面不齐的绷带展示给自己看,断面的所有裂口的的确确都和自己手上缠着的吻合。

“我就是安迷修,但安迷修不是我。”他展示完就把手放了下去。

“什么意思?”雷狮皱了皱眉。

“从那个内室分开之后,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也看到了三面镜子?”

“没错,是三面。”

“那么最后一面镜子应该也是对初遇的选择吧,干预或者不干预,选错了就会被困在那里。”

“你也一样?”雷狮皱起了眉毛,“所以你是说……“

安迷修点点头。

“对,我选了不要遇见。

 

“我的灵魂被留在那里了。”

 

雷狮愣住了。

他看着安迷修的眼睛,那双眼睛里一点温度都没有,冷透了,和自己熟悉的样子没有任何共通之处。梦里小安迷修说过的话又电影一样在脑子里放了一遍,雷狮听见自己说了一句“为什么”,有点哑,没经过脑子,直接从心口问了出去。

“我,”安迷修漫不经心地开口,说了一个字觉得似乎不妥,又改了口,“他,在看过前两个镜子里的世界后,觉得可能还是不要认识你比较好,这样对谁来说都不会有负担。

“道义他不会放弃,但这场大赛的结局是只有一个人会胜出,他担心有手刃你的一天,所以宁可不要认识你。”

“手刃我?”雷狮觉得火气噌噌地往头顶窜,忍不住攥紧了拳头,冷笑出声,“好笑,你以为你是谁?”

“别生气,别生气,你现在这副表情摆给我看也没有用,”安迷修脸上带着玩味的表情,吊儿郎当地踢了踢茶几腿,“我现在没有灵魂,也就是说我只有记忆,没有感情,也没有善恶之分,什么带色彩的感受都不会有,自然也不会对你的话产生什么共鸣。”

“不过这样也挺好,我现在分析事情很冷静,做事也不会受什么道义的束缚。”他漫不经心地把匕首拔出来握在手里抛着玩,“所以提防一下我吧,雷狮。你还记不记得刚到这个地方的时候,那个镜子说,杀了白雪公主就是任务完成,就可以出去了?我可是认真考虑过要不要趁你没醒杀了你的。”

“那你为什么没动手?”

“我的记忆不许我杀你,它告诉我喜欢你,又告诉我,喜欢一个人就不会去杀他,这和理智思考的结论太矛盾了,我得捋一捋。而且,这个地方只有你算得上可以信赖,有盟友比没盟友要强,我还有很多猜想需要去确认,等确认完再杀你也不迟。”

他从语气到表情都很无所谓,逻辑也无懈可击,只是这些东西放在那个躯壳上就让人觉得说不出的诡异。雷狮曾想过多次安迷修露出这副谈论天气一样随便谈论生死的神情会是什么样,可真的看见了,除了抵触外竟找不到任何愉悦感。安迷修应该是善良的,正义的,甚至固执到有点死脑筋的。他会有发狠的时候,也会有想杀了雷狮的时候,他有很多种样子,但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谋划着,算计着,做个和匕首一样冰冷到没有感情的聪明人。

“好啊,你都想了些什么,说吧。”他退后了一步。

“其实只是一些总结而已。从我们到这个空间开始,七色彩虹,七音律,白雪公主故事里的七个小矮人,五行与阴阳是古人认为的构成世界的七要素,就连我缩小后的年纪,都是双七。一切一切都和七有关系。太巧合了。”

“是啊,巧,你这矮子还比我矮七公分。”雷狮皮笑肉不笑地揶揄道。安迷修没理他,掏出小刀在桌上慢吞吞地刻了一个“7”字。

“现在我没有感情了,回想一下之前发生的事,很容易能察觉到一些不合理却容易被忽略的地方,特别是在情绪方面。”安迷修把匕首上沾着的木屑吹干净,“你有没有觉得,从到这个地方开始,我和你的一些情绪都不太对?”

“……比如?”

“第二天的时候,我只是因为单纯的饥饿就吃了不知名的野果,你觉得这种事合理吗?”

“那只是你的疏忽而已,别妄想找借口。”

“一次当然可能是疏忽,可是不只是我,第一天你对魔镜屡次挑衅,出手狠戾,第三天还在明知道分开有危险的情况下仅仅因为累就分头行动,这些都合理吗?”安迷修笑眯眯地盯着雷狮,盯得雷狮心里发毛。

“……你到底想说什么?”雷狮的表情终于严肃了起来。

“我刚刚说了,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和七有关。”安迷修收回笑容,又在桌上漫不经心地刻了一个文字版的“七”,“和七有关的事,除了色彩和音乐,你还能想起什么?”

雷狮的脑子里立刻蹦出一个词,他顿了顿,随即深深地皱起了眉毛。

 

“七宗罪。”

==================TBC===================

 

 

 

也就是说,对七公分,安这边是比较消极的理解——如果走的太近就会过于在意某些地方,无法看清完整的这个人。

 

以及这个“七”的伏笔终于可以昭告天下了!!!!

DAY1——傲慢

DAY2——饥饿

DAY3——懒惰

DAY4——嫉妒

后面三天先不说。

其实前面四天也不是特别明显……(。


评论(110)
热度(1607)

© 绿萝卜呀红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